第438章 节礼3

    宋青苑看向二郎,他的小弟他来决定吧。

    二郎吊儿郎当的走了出来,一副社会小青年的模样。

    “各位兄弟,咱们都是自家人,虚话我也就不说了......”二郎摇了摇手指,问道,“谁家今年没养猪?”

    五人闻言,面面相觑。

    “我家!”栓子站了出来,表情有些迷茫,搞不清楚二郎的意思。

    二郎指着一头猪,摆摆手,“一会儿牵走。”

    “呃......”

    这回轮到宋青苑一噎。

    二郎还真是简单,粗暴!

    “谢谢小武哥!”栓子道谢。

    二郎不耐烦的挥着手,“谢个屁,自家兄弟,小心我削你!”

    “嘿嘿!”栓子笑了。

    二郎没理,继续问道,“谁家没豆芽?”

    “我!”“我!”“我!

    五人同时举手,他们家里都没豆芽。

    二郎勾了勾手指,“一会儿,一人拎一筐走。”

    “谢谢、小......”五人同时收嘴,不约而同的笑了。

    “我就不要了,就我一人,也吃不了。”柱子拒绝道。

    柱子没有家人,有个二叔,也跟没有一样,一直是一个人过活。

    “那就少拿点!”二郎皱眉,若有所思,“改天给你找个媳妇,照顾你。”

    “哈哈!”王小豹拍向柱子,“小武哥,要给你找媳妇呢!”

    “找个媳妇暖被窝!”栓子戏虐的道。

    “有媳妇好!”孟大牛憨憨的笑着,“我娘还要给我找媳妇呢,到时候咱哥俩一起成亲。”

    孟大牛是几个人里,年龄最大的,也自然到了该成亲的年龄。

    倒是柱子,在众人的调戏下,脸红了一片。

    宋青苑也跟着笑了。

    这柱子,还是个纯情少年呢,

    “好了,好了!”二郎打断了众人的玩闹,看向宋青苑。

    宋青苑招了招手,宋青茉把肥皂,香皂递上来。

    “肥皂,香皂一人十块,不够用跟我说!”二郎拍着胸脯道。

    接着和宋青茉一起,把肥皂,香皂发给众人。

    “还有鸭子,一家三只,自己过去拿......”二郎吩咐着。

    这时,宋青苑,带着宋青蓉,和四郎回了东跨院。

    没一会儿,三人出来了,手里抱着五床羽绒被。

    “羽绒被轻柔保暖,冬天盖着特舒服,十两银子一床,县里那帮有钱人,都抢疯了。”二郎夸张的说着。

    “这是用细布做的,做来自家用的,你们拿回去盖吧。”二郎挥挥手。

    宋青苑,宋青蓉,四郎把羽绒被给了几人。

    就像二郎说的,这是细布做的,做来自家用,造价没有那么贵。

    宋家现在用的就是这种。

    张屠夫,这回彻底被惊呆了。

    本以为经过刚才一连番的震惊,他已经心如止水。

    没想到又起波澜。

    这才是真正的重头戏,那些都是开胃菜啊!

    张屠夫默默的想着。

    过了很久很久,直到天色暗了下来,张屠夫的猪,终于杀完了,一共十六头,其中一头被栓子,牵走了。

    张屠夫连带着两个帮手,已经累的精疲力尽。

    张屠夫一万次庆幸,还好他带了帮手,不然猪,真杀不完。

    不过,赚的钱也非常可观。

    十六头,每头五十文。

    一共收了八百文,就是在分给两个帮手一些,他也能赚不少。

    ............

    其他人发完节礼,早已经走了,张屠夫杀完猪,也带着帮手走了。

    宋家的大院里,只剩下宋家人和刘老根夫妇。

    “今天辛苦大家了,尤其是三婶和老根婶子。”宋青苑道谢。

    老根媳妇摆摆手,“啥辛苦不辛苦的,该干的。”

    她是宋家的雇工,这些活,本来就该她干。

    就是那肠子,太臭了。

    叶氏也摇头表示没事。

    吃宋青苑的,穿宋青苑的,还盖着那么贵的羽绒被,这个时候,要是再不帮把手,她心里过意不去。

    “三叔!”宋青苑喊着,“帮我给老根叔和老根婶子砍三十斤的肉,豆芽在给他们拿十斤。”

    雇工正常是十斤肉,这样一来,俩人就算是多给了十斤肉。

    “哎!”宋诚礼应下,拿着刀去砍肉。

    “别!别!我们正常给就行。”刘老根憨憨的笑道,“总往家拿东西,我们怪不好意思的。”

    宋青苑笑了,“老根叔,老根婶子活干的好,也是咱自己人,自然要多给点。”

    刘老根夫妇,宋家人确实非常满意。

    名义上,刘老根是公中雇的,老根媳妇是宋青苑雇的,实际上,宋家的活,他们两个都要干。

    甚至前段时间,刘老根还窝在草棚里,给三房照看鸡鸭。

    直到三房的鸡鸭卖的差不多,他才回家住。

    算是比较辛苦。

    “茉儿......”宋青苑又看向宋青茉,“给老根婶子拿四块肥皂,两块香皂。”

    “这鸭子,你们也拿回去四只。”

    宋家现在什么最多?

    猪肉!鸭子!皂角!豆芽

    这也是用这四样东西做节礼的原因。

    “老根叔......”宋青苑吩咐道,“县里的雇工也要发节礼,明天你给送过去。”

    “这张纸你拿着.......”宋青苑掏出一张纸,递给刘老根,“到了地方,你把纸给各家的掌柜的看,他们就知道怎么做了。”

    纸上记录着节礼的标准。

    刘老根不认识字,不过那些掌柜的,都认识字,看了纸条,自然知道怎么发。

    一切安排妥当,如此,还剩下不少。

    “剩下的,要不咱们就......”宋青苑转向二郎。

    话没说完,宋家的大门又开了。

    一伙人,静悄悄的,就这么进来了。

    宋家人一脸茫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搞不清楚状况。

    这是怎么回事?

    “找我的!”二郎站了出来。

    一摆手,“快点过来,麻溜利索点。”

    说完,看向宋诚礼和刘老根,“三叔,老根叔,麻烦你们在剁点肉,一人给他们发个二十斤。”

    “哦、成!”宋诚礼和刘老根应着。

    眼睛向一伙人看去,迅速数着。

    二十五人!

    那就是五百斤。

    宋诚礼疑惑,这伙人又是啥伙计?

    二郎自己做买卖了?

    不解的不光是宋诚礼,还有宋家的其他人,包括了宋青苑。

    宋青苑灵机一动。

    慢慢靠近,悄声问道,“去胡记闹事的,是不是他们?”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