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无尽连锁> 第一卷 可能性的起点 第五话 〈超级〉

第一卷 可能性的起点 第五话 〈超级〉

    ■〈凶城〉经营人 【铠巨人】巴巴洛伊·巴德·巴恩

    在Dendro里,玩家与玩家间对战的方法有两种。

    一种是决斗,在竞技场里彼此订好条件、规则与赌上的道具后进行战斗。是个就算HP变成0也不会死亡,战斗结束后受到的伤害都会归于无的「游戏」。

    另一种则是PK,在竞技场外攻击玩家,最后让他遭到死亡惩罚。

    死亡的玩家和怪物一样,会随机掉落金钱与道具。

    不管是在决斗的赌注上败北,还是败给PK而掉落道具,会失去道具这点是不变的(虽然有任意选择与随机的差别)。

    决斗与PK最大的差别,是被打倒时会不会死亡这点。

    因此有人专门决斗。

    也因此,有我们这种专门PK的人。

    身为战队〈凶城〉领导人的我……巴巴洛伊·巴德·巴恩最爱的就是PK。

    我现在也正与同伙们享受着PK的乐趣。

    「呜哇啊啊!呜哇啊啊啊啊!」

    看起来像是小学生的初学者玩家——实际年龄大概也差不多——一边哭着一边猛挥起始装备,向我劈砍了好几次。

    但无论他怎么攻击,对我造成的伤害依旧是0。

    『呵哈哈,怎么啦?你要是能对我造成1点的伤害,我就放你走哦?』

    但这不可能就是了。

    我的职业可是强化耐久力的上级职业【铠巨人】,再加上我还有能够减少两成伤害值的《伤害减少》与减轻500点伤害值的《伤害减轻》,等级低的初学者就算打出暴击,伤害值依旧是0。

    「呜呜!呜呜呜呜!」

    初学者在攻击的同时,也拼命地寻找逃走的方法。

    但就算他想要逃,我还是能快一步堵住他的退路。虽然这个职业的动作很笨重,但还是远远比初学者要来得快,况且我还有〈创胎〉的能力。

    而且我也不会让他登出。

    这款游戏在登出时需要花上三〇秒左右的时间,这三〇秒内若是被任何人触摸,或是处于遭受攻击的状况,是无法登出的。

    虽然这是防止犯罪用的措施,却也能用在犯罪上。

    但说到底,游戏并没有禁止PK,所以也算不上犯罪就是了。

    附带一提,这款游戏也能〈自杀〉,可能是用来防止骚扰的对策吧。

    就算连一根指头都动不了,只要在脑袋里想着「自杀」,马上就会受到死惩。但代价是会掉落比遭到PK还要更多的道具与金钱,所以几乎没什么人会这么做。

    『好——时间到——』

    「啊。」

    我对着拼命作无谓挣扎的初学者,挥下了两手握着的大盾。

    直径一公尺的圆盾仿佛一个巨大的圆章,在地面盖下了深深的痕迹。

    印泥则是玩家,虽然受到死惩后没多久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就是了。

    我是用CG视点所以还好,但若是现实视点,刚刚这一下场面应该会很恶烂吧。

    选择现实视点的家伙到底在想什么呀,若是与不死系怪物战斗的话可就恐怖了。

    「咿——嘻嘻!真是有够坏!那个小弟弟好可怜好可怜哦!」

    「咕哈哈,糟了啦,今天吃不下番茄了。」

    『那晚餐就吃起司汉堡吧——?绞肉已经准备好啰?』

    「饶了我吧!(笑)」

    面对与我一同行动的战队成员所发出的冷嘲热讽,我以标准的垃圾话回覆他们。

    扮演坏人的玩法十分有趣。

    可能因此展现了平时深藏的本性也说不定。

    刚才笑着奚落初学者的晚公牛,在现实可是个有老公与小孩的公务员……但现在那些现实与我们没有关系。

    『忘掉现实,享受&尽情PK』,这就是〈凶城〉的理念。

    虽然对被我们干掉的人来说完全享受不到乐趣,不过我管他们去死。

    在以战斗力竞争的游戏里,弱者就是该死。

    「好像也有人被PK后造成了心灵创伤,从此退出游戏呢。」

    『干我屁事。』

    真是的干我屁事。

    不管是杀人还是被杀,不都只是游戏而已吗?

    「算进刚才的小弟弟后,你在这里总共杀了几个人呀,老大?」

    『我杀到第五十个人之后就没在数啦。』

    〈凶城〉正埋伏于王都南边的〈绍鞑山道〉,PK通过此处的玩家。

    虽然我只杀自己杀得了的玩家,但到目前为止所有通过的人都是我杀得死的程度。

    包含出面制服PK的家伙在内,所有人都被我与战队成员杀个精光了。

    「不过呢,这个工作还真棒耶,光是PK就有大把大把的钱入帐。」

    『就是啊。』

    工作。没错,我们是因为工作而在此处PK。

    让玩家受到死亡惩罚一次,报酬一律为一万利饵。

    期限是游戏内的一个月时间。

    条件绝佳,这里是初学者练功场,会来这里的全都是杂碎,状况更有利于我们。

    第一天就有一大堆人自投罗网,光是那天的收入就超过一〇〇万利铒,简直让我笑到合不拢嘴。

    我们的行动变成了一个大新闻也很有意思。

    我们和北边的家伙不同,虽然没有隐藏身姿,而是选择曝露自己的身分,不过这对反派来说反而求之不得。

    「不过最近都没几个玩家会经过这里耶,大家果然很怕我们吧。啊,我昨天在酒吧听说东边的那些家伙好像也很闲的样子。」

    王都周围的其他三个练功场都各有其他PK埋伏着。

    我们与盘据东、西两边的战队,都是彻底自我中心、不管会不会给别人添麻烦,随心所欲PK玩家的恶霸。

    「不过西边的〈哥布林街〉好像只是把这份工作当成副收入的样子。」

    「那些家伙就连NPC都照杀不误呢。」

    「他们都不会怕吗?」

    「天晓得。」

    PK并非犯罪,在Dendro的法律里,并没有与〈主宰〉之间的纷争相关的规范。

    但是,杀了NPC就是犯罪了。

    除非对方是罪犯、自己被攻击而采取正当防卫、正处于战争活动……若不是诸如此类的理由,一旦宰了NPC,就会像NPC之间犯罪的那一方一样,被国家通缉。

    要是在国内被通缉,在该国就无法使用存档点。

    若只是这样,其实转移阵地到其他国家就好了,但如果玩得太凶的话,会被所有国家通缉。若被七个国家同时通缉就完蛋了,不管是在哪个国家都无法使用存档点。

    这时若遭到死亡惩罚,就无法回到存档点,而会不问缘由地被送到那里去。想到这点,就觉得风险实在太高了。

    〈哥布林街〉的家伙们似乎已经在卡尔迪纳设下了存当点,但我们可不打算冒着那么大的风险找NPC麻烦。

    再说攻击NPC也不痛快。

    之前我曾经杀过NPC中的罪犯,就好像打破了一个高价的壶似的,感觉很差。

    因此,我们战队放任NPC从我们身边经过,不会对他们做任何事。

    不过NPC倒是怕到不敢从我们身边经过就是了。

    「还是只杀玩家最轻松最好玩。」

    「就是啊,西边的家伙真的很恐怖耶,虽然同样都是PK,但我可不想靠近他们。」

    『…………』

    不过,比起西边那些连NPC都毫不顾虑地攻击的家伙……我觉得北边更可怕。

    埋伏在北边〈挪芝森林〉的家伙是最不妙的。

    在北边的PK并非战队,而是单一个人。

    我不知道那家伙的名字。

    只知道他很擅于隐藏自己的身姿……以及他的每日例行工作。

    每日例行工作,没错,就是每日例行工作。

    那家伙在Dendro里似乎一直在当杀手。

    因为被某人干掉而怀恨在心,或因为受到某人的嘲讽等等,总是会有些玩家对其他玩家抱有复雠与怨恨的念头。

    而那家伙平时就会接受那些玩家的委托,前去杀害目标玩家。

    据说他也曾接过委托——暗杀被通缉的〈超级〉。

    〈超级〉指的是将〈创胎〉进化到第七形态的最强玩家层级,一般来说不会有人找这种玩家碴,而我也是敬谢不敏。

    然而,据说那家伙纵使自己也身负重伤,却将那个〈超级〉逼至死亡惩罚的绝境,将其送往那里。

    于是那家伙就有了个〈超级 >>

(本章未完......)


  铅笔小说
  (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