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无尽连锁> 第一卷 可能性的起点 第六话 与猫喝午茶

第一卷 可能性的起点 第六话 与猫喝午茶

    □〈挪芝森林〉 【圣骑士】玲?斯特林

    听完向玛丽买来的情报,与路克约好等会儿再见面后……我与涅墨西斯两个人来到了曾经是〈挪芝森林〉的场所。

    「这……」

    穿过北门后,就来到了一片荒地……就只有一片荒地而已。

    本来存在的森林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已经碳化的木头散落于地上。

    〈挪芝森林〉失去了练功场的机能,也不能再称之为森林了。若是经营都市的SLG,这片荒地想必很有重新建造的价值吧。

    不过〈Infinite Dendrogram〉的分类可是RPG,讲这个实在没什么用。

    不过仅仅一名玩家,就能使地图产生这样的剧变,真是令人惊讶。

    再看看现场的弹痕、破裂痕,以及残留至今的火药味,虽然还不清楚【破坏王】的〈创胎〉是否真的是战舰,但想必与哥哥同样为重火器……或者是兵器型的〈创胎〉。

    话说回来……其他三人都是找出PK后加以攻击,但【破坏王】看来却是无差别地破坏整个地图,虽然是不负【破坏王】之名,但给人添麻烦也要有个限度吧。

    这就好像是手指感染,却把整个胳臂砍下来一样。

    「……不管怎么想,这都会给今后带来不好的影响吧。」

    「因为发生了这样的惨况,人才流出的情况似乎又恶化了哪。」

    涅墨西斯说的不是〈主宰〉,而是指堤安。

    因为昨天的炮击轰炸,王都陷入了恐慌。

    听说骑士团以为是多铼夫军的突袭而从北门出动,但当他们到达时炮击已经结束,现场徒留熊熊燃烧的〈挪芝森林〉。

    虽然状似不会延烧到王都,但也不能放着不管,于是骑士团似乎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灭火,并进行相关的善后处理。

    附带说一下,这些情报是莉莉安娜告诉我的。

    刚才偶然遇见她时,她的眼睛下方有明显的黑眼圈,还抱怨着:「玲先生既然也当上了【圣骑士】,就请来帮忙一下……」

    「虽然炮击的时候人在地下,但没想到我们一点也没发觉到呢。」

    「我那时候可没闲工夫管这个,你也因为疲劳而感觉迟钝嘛。」

    王都居民所熟悉的〈挪芝森林〉在一夜之间烧光这件事,使得本来就处于紧张状态的市井小民更陷于混乱。

    从今天早上开始,离开王都的人愈来愈多了。

    周遭的PK已被驱逐殆尽也是其中原因之一。

    虽然PK主要的目标放在〈主宰〉身上,但视对象不同,堤安也一样有遭到攻击的危险,导致最近几天的交通都是停摆状态。

    因此自从今天开始,已经不用顾虑PK,本就想要迁出王都的人们才会一口气开始大量移动。

    仔细想想,堤安是无法从外表区别〈主宰〉与堤安的。对他们而言,〈主宰〉虽然能使用〈创胎〉而且是不死之身,但以最大的前提而言,他们应该会认为〈主宰〉与自己一样是活生生的人类吧。

    意即从堤安的角度来看,PK等同杀人魔,而会攻击堤安的PK就更不用说了。

    「不过呢,解决了PK问题却也有好有坏呢。」

    「因为也导致一个练功场不能用了嘛……而且我们也白白在〈墓碑迷宫〉里被那些恐怖体验折磨了。」

    因为花了不少钱,结果却只多练了一个晚上的功。

    虽然能因此认识费加洛先生算是很幸运了。

    「不过那家伙……〈超级杀手〉竟能在这种夷平整座森林的攻击下逃走。」

    关于玛丽所谓〈挪芝森林〉的PK——〈超级杀手〉的相关情报,提供给〈DIN〉的情报源头不是别人,正是玛丽自己。

    在昨天的事件里,虽然稍微晚了些,但她似乎前往了现场进行取材。

    据她所言,她正好目击到〈超级杀手〉从烧光整座森林的炮火中逃出生天。

    「虽然他使用了具有隐蔽效果的技能,因而看不到外貌,但从其使用的〈创胎〉特征来看绝对不会有错!」她是这么说的。

    再问详细一点后,她说出「是发射出子弹生物的手枪型〈创胎〉」,这点与我遇上的情况一致。

    〈超级杀手〉似乎是连续射出子弹生物,借以抵挡飞向自己的炮火。

    之后〈超级杀手〉趁隙直接逃进了王都。

    就算是能制造出如此惨况的【破坏王】,大概也无法把王都纳进炮击范围,就这样被〈超级杀手〉逃掉了。

    这样一想,在面对比自己还要强大的敌人的撤退战里,我失败了,但在相同的条件下,他可以算是胜利了。

    想要一雪前耻的对手没有被【破坏王】从旁夺走,虽然值得庆幸,却也有种五味杂陈的感觉。

    「……也差不多该回去了,我们跟路克约好要会合。」

    「说得也是哪……唔?」

    我正打算返回王都时,涅墨西斯好像发现了什么,注视着景色中的一点。

    「怎么了?」

    「你觉得,那会是什么?」

    涅墨西斯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向那部分,但从我这个方向望过去,却什么也没看到。

    「有什么东西吗?」

    「天气明明一点都不热,却好似热气蒸腾。不对,那是……空间产生了扭曲吗?」

    涅墨西斯说完后就往她所指的方向走过去——然后消失了。

    「……!?涅墨西斯!」

    我冲向涅墨西斯消失的地点……穿过了一层看不见的帘幕。

    会觉得那是一片帘幕,是因为我冲过去时感受到了遮蔽的物体,但其抵抗力道却非常轻柔之故。

    穿过了看不见的帘幕后……

    「……!?」

    我来到了一处既不亮亦不暗的地方,讲得再详细些,这里是个没有天也没有地的奇特空间。

    在空间里有无数的蓝色透明视窗浮在半空中,里头则有两位我认识的人物。

    「主宰,这里是……」

    一位是平安无事地看向我的涅墨西斯。

    另一位则是……不,另一只则是……

    「……咦——?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灵巧地活动双手操作着视窗的猫——我进入〈Infinite Dendrogram〉时遇见的管理AI柴郡,就站在那儿。

    ◇

    穿过了看不见的帘幕进入神秘空间后,过了几分钟。

    我与涅墨西斯坐在椅子上,喝着柴郡所泡的茶。

    这是它说了「站着说明也不太方便——」后,替感到混乱的我们所准备的。

    虽然这个空间除了视窗,连地板也没有,但柴郡却一脸若无其事地从口袋里取出椅子与桌子设置在空间里。

    这景象简直就像是我从儿时就开始看的猫型机器人动画……虽然柴郡有耳朵。

    「那么管理AI在这里做什么呀?」

    「做重整环境的前置作业——本作业是三号与五号……负责管理怪物与环境的管理AI的工作——而这个空间就像是临时工作室——」

    就像是盖在施工现场的组合屋吗?

    「本来这里除了我们以外是看不见也进不来的——不过你的〈创胎〉妹妹看起来是处女型,所以也可能会发生这种事啦——玲你是被她拉过来的吧——」

    「处女型有什么不同之处吗?」

    「有很多地方接近我们,也保留着■■■功能——」

    嗯?

    「你刚才说了什么?」

    「啊,抱——歉,这是无法语言化的情报,不怎么重要,忘了它吧——」

    柴郡答得很含糊,搞不好他刚说的内容牵涉到了工作人员的守密义务,我们目前所在之处也像是剧场的后台。

    反正还有其他想问的事,这个问题就到此为止吧。

    「话说回来,你要修复这个区域对吧。」

    〈Infinite Dendrogram〉以写实性为优先,〈勒夫旧果树园〉就一直都被昆虫型怪物占领着没有复原,但〈挪芝森林〉这个初学者练功场会是其中的例外吗?

    然而柴郡却摇摇头说道:

    「不会修复哦——我们不会直接修复在本次事件中被烧光的〈挪芝森林〉,不过可以调整各种要因,让这块地易于形成类似的环境——我要做的就是这项工作的前置作业——」

    柴郡讲完后停顿了一下,喝了一口红茶,才继续说下去。

    虽然无关紧要,不过看来它并非猫舌。

    「因为这是一个自由的世界啊——不管是玩家、堤安还是怪物,在这世界行使自由所产生 >>

(本章未完......)


  铅笔小说
  (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