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无尽连锁> 第一卷 可能性的起点 终章

第一卷 可能性的起点 终章

    【加德婪鞑】的身体分成了上下两截,倒在地上发出撞地声,并与其他怪物的末路相同,化为光之粒子消失了。

    【加德婪鞑】消失后,弥漫于周遭的瘴气也逐渐散去。

    瘴气所造成的浓雾仿若极其自然地,在阳光下消逝。

    【〈UBM〉【大瘴鬼 加德婪鞑】已被讨伐】

    【选出MVP】

    【【玲·斯特林】已被选为MVP】

    【将MVP奖赏【瘴焰手甲 加德婪鞑】赠予【玲·斯特林】】

    消失的瘴气以及这些讯息告诉我,战斗已经结束了。

    我倒在地上看着视窗上的通知讯息。

    『赢了、啊。』

    「还没呢……!」

    路克还在上空与【深红岩鸟】战斗着。

    得快点去支援他才行……

    『可是主宰!你的异常状态还没……』

    我看了一下简易能力表,瘴气虽然消失了,但三重异常状态还是没有解除。

    【剧毒】正不断地削减我的HP,而MP与SP也早已枯竭。

    但是战斗尚未结束。

    除了上空的【岩鸟】,还有击杀【加德婪鞑】之前的那道攻击。

    错不了,那一定是……

    「玲先生——!你还好吗——?」

    我转头朝向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到把【快愈万能灵药】交给我后就不见人影的玛丽向我跑了过来。

    因为瘴气消失了,所以她才能接近这里吧。

    「你中了好多异常状态呢,请稍等一下。」

    玛丽说完后就从道具储存箱——与我的提包型与柴郡使用的口袋型都不相同的护腕型——里取出几瓶药水。

    那是我曾经用过的恢复HP药水,以及其他上头贴有MP、SP标签的药瓶。

    「总之先帮你急救。异常状态虽然能治好,但我本来就没有带【酩酊】与【衰弱】用的药,而【解毒药】刚刚也用完了……」

    玛丽说话的同时,看向与我同样遭瘴气侵袭的马车队伍成员们。

    包含护卫在内,看来所有成员都因为【酩酊】与【衰弱】而倒在地上,但似乎没有人因为【剧毒】而死。

    听玛丽所言,应该是她为那些人治疗的。

    「本来带了很多的说,但加起来总共治疗了十二个人,所以全都用完了。」

    玛丽还笑着说:「拿着药发给人喝,感觉自己好像是【药剂师】呢。」

    她似乎为了不让马车队伍的成员们……不让堤安们死去而尽心尽力。

    「…………」

    「怎么了?看你笑得傻乎乎的。」

    ……我才不会笑得傻乎乎的。

    「没啦,只是觉得你很温柔。」

    「这不是温柔喔,只是不喜欢而已。」

    「不喜欢?」

    「因为玩家就算被杀也只会遭到死惩所以还OK,但堤安就没办法活过来了嘛。我不喜欢这种感觉,所以有人永久离开游戏对我来说就是NG。」

    「……就是说啊。」

    会和我一样心里感到很不是滋味吗?

    不过听到「玩家就算被杀也OK」,对最近才刚被杀掉的我来说有点……啊。

    「对了,玛丽,你刚才有没有看到那家伙……〈超级杀手〉出现在这附近?」

    「啊,对了!有看到哦!」

    玛丽把拳头敲在手掌上。

    「我看到了!看到那个被称为〈超级杀手〉的男人使用〈创胎〉射向【加德婪鞑】的左肩,跟我在〈挪芝森林〉看到的一样!…….不过他之后就立刻离开了。」

    那果然是〈超级杀手〉的〈创胎〉啊……

    但是他为什么只射了左肩而已呢?他的目的若是要打倒身为〈UBM〉的【加德婪鞑】,应该可以像那时一样多射几发呀。

    这样简直像在掩护我似的。

    「从〈超级杀手〉离去的方向来看,他似乎也是要去基甸的样子。」

    「这样啊……」

    既然如此,说不定又会遇上他。

    「啊,状态恢复了吗?」

    「嗯。」

    在我们交谈的时候,我的身体状况已经逐渐恢复。虽然HP仍因为【剧毒】而减少,但MP与SP已经恢复了。

    涅墨西斯变形为黑旗斧枪,但与方才不同,《逆转如翻旗》并没有发动。

    可能是因为造成异常状态的罪魁祸首【加德婪鞑】已经被打倒了吧。

    「算了,这也没办法,就算没有《逆转如翻旗》,也还是得拼拼看。」

    『嗯……话说回来,主宰。』

    「什么事?」

    涅墨西斯将斧枪的枪尖朝向上方。

    『你打算怎么加入空中战?』

    她让我想起自己完全忘记的事。

    「…………」

    『…………』

    「…………」

    这就实在没办法了。

    我完全没想到。

    不要说帮人了,简直就是束手无策嘛。

    「呃,丢个石头如何?」

    「飞得那么高,我可丢不到……」

    他们所在的高度极高,就连拥有巨大翅膀的【岩鸟】看起来都只是一个点。

    至于路克与巴比则是连个点都看不到……啊。

    「飞下来了耶。」

    本来只看得到一个小点的【岩鸟】开始下降。

    但是状况有点奇怪。

    它不像袭击我的时候以高速俯冲下来,而是缓缓地降低高度。

    过了没多久,当我们可以微微瞧见【岩鸟】的模样时,我就发觉本来应该正和它战斗的路克,却乘坐在它的背上。

    【岩鸟】慢慢地着地,让路克从它背上下来。

    「玲先生!玛丽小姐!你们没事吧!?」

    「嗯,我们是没事啦……那你呢?没看到巴比耶。」

    「巴比因为战斗而疲惫不已,回到里面去了。」

    路克边说着,边让我看他左手上的纹章。

    「这样啊……那么,这只鸟又是?」

    「她叫奥黛丽!」

    『KIIIEAAA!!』

    *大鸟?(译注:「奥黛丽」与「大鸟」的日文音近。)

    哦,是奥黛丽呀。

    『既然你帮它取了名字,莫非……』

    「是的!我将她魅惑后就成功驯化了!」

    这么说来,路克的《雄性的诱惑》也有低机率驯化的效果。

    ……也就是说这只鸟也是♀啊。

    「呃,等一下……这只鸟本来是【加德婪鞑】的骑兽吧?」

    「虽然一开始用魅惑毫无效果,但瘴气消散之后就突然生效了。」

    瘴气消散时,也就是我打倒了【加德婪鞑】的时候。

    主人死去之后,它就不再是骑兽,大概也因此降低了魅惑与驯化的难度吧。

    仔细一看,奥黛丽正在以翅膀磨蹭着路克的背……这是求偶行为之类的吗?

    无论如何,她看来很亲近路克就是了。

    奥黛丽这个名字感觉也取得比玛丽莲更适合,奥黛丽·赫本在九泉之下抱持着何种感想就不得而知了。

    「因为瘴气实在过于浓厚,都看不到玲先生你们战斗的情形,让我好担心呢。」

    「嗯,我赢了,托路克与玛丽的福。」

    「我知道啦,谢谢你了,涅墨西斯。」

    『……嗯、嗯,你知道的话,就好……』

    嗯?

    这是什么微妙的反应啊。

    「这样就全部都解决了呢。」

    「是啊。」

    虽然很在意〈超级杀手〉,但他既然已经不在这里,我也不能怎样了。

    先把这件事暂时抛诸脑后吧。

    我一边以恢复魔法与玛丽的药恢复HP,一边等待着身体的异常状态解除。

    可能是因为作为元凶的瘴气已经消散,过了一〇分钟,我身上的所有异常状态都已经消失,同时马车队伍成员们的身体也恢复了正常。

    他们的领导商人——似乎名叫亚历杭德罗——非常地感谢我们。

    他边流着眼泪边向我们道谢「要是没有你们的话,我与我的家人早就都死了」、「你们是我的救命恩人」、「我的感激无法言表」,听得我与路克都很难为情。

    亚历杭德罗先生等人似乎要继续前往基甸,而我们也打算与他们一同上路。

    毕竟刚才的战斗使护卫减少,剩下的人身体状况也不甚佳,因此让我有些担心。



  铅笔小说
  (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