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无尽连锁> 第二卷 不死兽群 第五话 怨灵牛马

第二卷 不死兽群 第五话 怨灵牛马

    □【圣骑士】玲·斯特林

    可能是因为【大死灵】已死去的缘故,在我们到达时,地下的孩子们都已经从沉睡之中醒过来了。

    这群孩子一开始以为我们是盗贼而害怕得哭出来,但在涅墨西斯与赛珂的安抚之下,似乎就愿意相信我们是来救他们的了。

    附带一提,在我们所接下的救出委托中所记载的罗第,看来就是割破我脖子的那位少年;他好像并不记得被操控时所发生的事,所以也就没必要说出来了。

    正当我们打算将得救的孩子们带回地面时,目睹了【大死灵】研究室的雨果,讶异地拿起放在桌上的文件。

    「怨念研究、【怨灵水晶】……还不只这些,这是制作出以怨念为动力的【血肉魔像】的研究吗?呵,简直就像是那台试作机呢,在不同的地方也有抱持着同样想法的人呀。不过只靠自己一个人就能制作出这个……真是个可怕的家伙。」

    他说完后,就将文件收到道具储存箱里。

    「雨果,那是什么?」

    「哦,是以此处作为据点的【大死灵】——叫做嵋兹的人——其研究报告。上面的概念和我的战队之前研究的机器人一样,所以我就当作伴手礼带回去。」

    「机器人?怨念什么的和机器人有什么关联?」

    「这个嘛,我就边走边说明吧。」

    于是我们离开了这间地下室,但这时产生了个问题。

    孩子们中有几个人因为长时间陷入沉眠,体力衰弱到连路都走不好。这样的孩子就让白银载,或者由我和雨果背着走,不过……

    「汪汪哦!汪汪哦!」

    嗯,孩子们一直在玩我的犬耳。

    「下一个!下一个换我!」

    「是我啦!」

    哇——犬耳好受欢迎哦。比较有精神的孩子也开始为了玩犬耳而争相要我背背。

    「犬耳还挺受欢迎的嘛。」涅墨西斯说道。

    「……幸好多少能派上些用场。」

    不过这对耳朵维持得还真久啊,红鹤明明说在日落前就会消失了。

    外头都已经是日落时分了说。

    「还真是不可思议哪,没有《骑马》技能的玲一开始骑的时候跌了个倒栽葱,但现在小孩子骑却不会落马哪。」

    为了方便背小孩子,涅墨西斯现在是化为人型形态。白银载着两个小孩,像只小马般昂首阔步——涅墨西斯拉着缰绳的同时,似乎对小孩没有落马而感到疑惑。

    我也觉得有点奇怪,小孩子应该不会有《骑马》技能,不过可能是因为策马疾驰与拉着缰绳走本来就是两回事吧。

    「那么,就让我听听你刚才说的怨念与机器人的事情吧。」

    「好。我隶属的战队是个生产战队,现在主要是在生产〈魔齿轮〉,多铼夫的正式量产机【元帅Ⅱ号】本来也是我们战队制作出的原创道具。」

    那架机器人是从零开始制造的啊。

    「【元帅Ⅱ号】完成之后,更进一步的新型机、变种机、追加兵装的开发也陆续进行着,而到了最近,尝试融合其他技术的计划也开始进行,其中之一就是规划开发以死者怨念为动力的机体。」

    「不管怎么想,这个主意都很有问题呢,为什么会想要做出那种东西啊?」

    「因为不仅是〈魔齿轮〉,多铼夫的机械技术都是以消耗MP为前提,若是能以怨念代替,长时间行动与使用强力兵装都会变得简单得多,这就是怨念动力构想。」

    「……话说回来,怨念是怎么化为动力的?」

    「呵,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你刚才不是已经看到了吗?」

    刚才?看到什么?

    「就是那个【大死灵】最后使出的,被他唤为《夺命搅碎》的魔法技能。」

    「那招啊。」

    那招的威力真的十分可怕,要是没有顺利以《反击吸收》挡下的话,我早就连同碉堡一起被消灭了。单纯以威力来看,比费加洛先生的锁链还要强力。

    不过此一时彼一时,可能是因为涅墨西斯已进化到第二阶段,使《反击吸收》也获得强化,我总算勉强挡了下来。

    「那招也是个将怨念转换为破坏力——也就是物理能量——来攻击敌人的离谱招数。技术人员认为若要将怨念作为动力,得将规模缩小,并施予细腻的操作。死者的灵魂附着于铠甲之上而加以驱动的【活体铠甲】,算是个比较接近的例子。」

    【活体铠甲】……就是明明里面空无一物,铠甲却会自行动作的这类型怪物吧。

    「如果顺利的话,说不定能制造出靠着吸收战场上的怨念而半永久地行动的兵器。我们战队抱着这样的想法,请求属于死灵术师系统的知名〈主宰〉协助我们研究怨念动力,然而……」

    雨果说到这里时停顿了下来,而我也隐约察觉到了端倪。

    「失败了吗?」

    「没错,试作机成了难以控制、失控频率也很高的失败作。我也协助进行了拆解与废弃的作业,那时刚好也是我在提升【整备士】等级的时期。」

    「所以你是说,那个【大死灵】……嵋兹的研究报告里也有一样的东西?」

    「并不算一样,〈睿智铁三角〉想做的只是机械兵器,但这些文件上的却是【血肉魔像〈Flesh Golem〉】一类的怪物。」

    【血肉魔像】就是以人类与动物的尸体组合而成的魔像怪物,在较为猎奇血腥的RPG里经常看到。这么说来……我有看过【丧尸】与【骷髅】,却没看过【血肉魔像】呢。

    「不过那个【大死灵】既然也在研究怨念动力,那他为什么没拿出来对付我们呢?光听你这样说,感觉还挺强的。」

    「大概是因为无法控制吧,怨念动力构想的问题点就在于吸收周遭怨念这点,这里产生了瓶颈。」

    雨果说完后,让本来背在背上的小孩跨坐在他肩膀上,使两手腾空后各自比出食指。

    「【死灵术师】若要以怨念为动力来驱使【活体铠甲】与【血肉魔像】,在一般情况下会将一人份的怨念或是灵魂注入一个肉体里。」

    然后他张开右手,比出了五,或者说是表示大量。

    「然而,怨念动力却会不断吸收周遭的怨念,陆陆续续地将其他生物的怨念吞噬。」

    听到这里时,我已经隐约察觉了。

    「不知该遵从哪个怨念的意志动作,因此无法控制吧。」

    「没错,至少我们战队的实验机就是这样,曾试着透过术式或程式加以控制,但成效似乎都不佳。」

    就像是在玩动作游戏时,同时有几十个人以摇杆操作同一个角色吗?那自然无法顺利操纵了。

    「接着最后就会失控,顺着其中怨念的共识做出行动。」

    「共识?」

    「一言以蔽之,就是扩大怨念。会去袭击其他的怨念动力机与不死生物,并使其与自身同化,再来会对生者的怨念……也就是负面的感情产生反应而加以攻击,直到自己溃散粉碎之前,都会不断发狂。」

    ……果然很有问题。

    「就这样,这个计划便宣告失败。多人数的怨念,若是像《夺命搅碎》这种技能般集中起来放射出去就算了,但要统合并加以控制则是极其困难。」

    「原来如此。」

    就在我们聊着这些事情的时候,已经爬完了阶梯,从地下回到了地面上。

    「——咦?」

    我们所有人——不仅是我、雨果、涅墨西斯与赛珂,也包含孩子们在内——在回到地面上的瞬间,身体颤抖了起来。

    细微的振动与外头传来的某种叫声……但那声音并非鸣叫,而是怨恨、哭声、抽泣声、怒号等等负面声响的合唱。

    光只是这样,就让我们察觉到已经发生了极不寻常的事情。

    「……欸,雨果。」

    不只是不好的预感这样的程度,确实地感受到寒意的我出声叫道。

    「什么事?」

    「要是那个怨念动力无法控制……仍在无法控制的状况下硬要使用的话,会发生什么事?」

    「……呵,那还用说吗?」

    从通往碉堡外部的大门投射入内的落日之光里,有某种物体……某种巨大物体的影子晃动着。

    「它会吸收周遭的怨念化为自己的力量,而且只要一察觉到有『负面感

  铅笔小说
  (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