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无尽连锁> 第二卷 不死兽群 第六话 小数点的彼端

第二卷 不死兽群 第六话 小数点的彼端

    □决斗都市基甸某处

    『喂——费加仔,好久不见了熊熊——』

    「哎呀,这声音很熟,但脸却没看过呢。你穿新的玩偶装吗,修?」

    『你眼光真好熊熊——这是个叫【海德熊】的MVP奖赏熊熊——』

    「……又是玩偶装啊。」

    『……又是玩偶装惹到你了吗?』

    「你到底拿了几件奖赏玩偶装了?」

    『我早就忘记拿过几件了熊熊,但不是玩偶装的就只拿到过一个熊熊。』

    「……种类也太偏了吧?」

    『除了【古洛厉亚】那时拿到的以外,全部都是玩偶装耶!太扯了熊熊!』

    「一般来说,〈UBM〉也不是那么常被人讨伐就是了。」

    『这句话由你嘴巴里说出来,我只会觉得「是啊是啊,您说得是(敷衍)」熊熊。』

    「或许吧。啊,这么说来……这是你自从那时以后,再次穿上熊熊玩偶装吧?」

    『那时?』

    「就是你和我初次见面的时候。」

    『啊——说起来那时我也是穿熊熊玩偶装呢熊熊——虽然是巿面上卖的。』

    「那时候我们第一次和〈UBM〉战斗对吧。」

    『对呀对呀,好怀念哦熊熊——』

    「当时还真是辛苦呢。」

    『好像是刚开始玩〈Infinite Dendrogram〉,在现实中才经过了十天左右的时候吧?那时等级还很低。』

    「是啊,差不多就是那个时候吧。」

    『当时真亏我们都能获胜呢……老实说,现在回想起来,能赢还真是不可思议熊熊。』

    「不过,你那时也是完全没有放弃呢。」

    『哈哈哈,才不会放弃呢,当时我不是说过了吗?』

    『可能性无论何时——』

    ◇◇◇

    □过去的梦 【圣骑士】玲·斯特林

    二○三五年的那一天,哥哥为了保护我们而遭遇意外事故。

    他没有生命危险,但撞上卡车的右脚受了重伤,脚高高地肿了起来,皮肤内的血管破裂,骨头也断了。若是在游戏里就可以用恢复魔法与道具治疗,但这在现实中可是严重到需要住院的伤势,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立刻治好。

    而对哥哥来说极为重要的大赛决赛,还有一个小时就要开始了。

    『无计、可、施?』

    「没错,无计可施。」

    ……以一般情况来说,是这样没错。

    在我眼前的,是周遭行人喧喧嚷嚷地围住我们的光景。

    有发出尖叫声的人,有打电话叫救护车来的人,也有貌似是特别注意哥哥这位决赛出场选手的记者,对我们喊道:「椋鸟选手!」

    小时候的我与被哥哥救了一命的女孩子站在倒在地上的哥哥身旁,泪眼汪汪地俯视着他。

    女孩子一定是因为遭遇到事故的恐惧而流泪,而我……则是为因为自己害哥哥受了这么重的伤而哭泣。这时我心中想的事到现在都还记得,就是对哥哥的愧疚,以及「拜托,哪怕只早一秒钟也好,请尽快救救哥哥」的想法。

    面对周遭哀伤的目光以及我的想法,仍旧倒在地上的哥哥看了小时候的我一会儿后……

    「好痛!」

    他便发出像是头撞到天花板梁柱的声音,并一跃而起。

    我们全呆住了。

    小时候的我、女孩子,以及路人们都目瞪口呆。

    若要再补充一些,就是现在的我身旁的轮廓似乎也很惊讶。

    「啊……这应该骨折了吧。」

    哥哥靠着一只左脚站着的同时,俯视着骨折的右脚如此说道。

    那口吻简直就像「模型零件断掉了,让我有点受到打击——」似的。

    当然了,断掉的不是模型,而是哥哥的脚。

    『他的、反应、很怪。』

    轮廓吐槽道。

    「哎,毕竟是哥哥嘛。」

    现在的我已经习惯哥哥这样的言行举止了。

    但那时的我对哥哥的奇异行为尚未彻底习惯,所以还是受到了冲击就是。

    「那、那个,我刚刚已经叫救护车了!马上就来了!请你先休息一下!」

    看似已通知急救中心的路人如此告知哥哥,但哥哥却回答:

    「欸、啊……很谢谢你,但现在不用了。」

    「「「不用了?」」」

    「待会我还有决赛要比,比完之后我再去医院。」

    我记得那一刻时间仿佛停滞了。

    不只是我,除了哥哥以外的在场所有人,心里想的一定都是同一件事。

    那就是『这家伙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从轮廓的反应来看,它似乎也有同样的想法。

    ◇

    梦境的场景转换到了哥哥的休息室。

    直到刚刚之前,这里应该还有帮哥哥做紧急处理的※运动医生,以及跟着哥哥来的道场师傅才对,但他们现在都不在。休息室里就只有小时候的我与哥哥而已。(译注:Sports Doctor,在日本专门处理运动伤害与疾病的医生。)

    哥哥的右脚贴着药布,缠着绷带。

    然而,就只有这样而已。

    石膏就不用说了,甚至连个夹板都没有。

    至于原因,就出在哥哥还是打算参加之后的比赛。

    石膏与夹板都会被视为凶器,所以他说不要。

    一般来说,这明明已经是严重到需要开刀的伤势了。

    『……他要、出赛吗?』

    「是啊。」

    虽然轮廓没有表情,让人很难判断它在想什么,但我还是能明白它现在的心情是既吃惊又傻眼。

    『没人、阻止他吗?』

    「若是一般的格斗技大赛,医生就会出面喊停了,但这可是昂克拉。」

    之前已经说过了,在昂克拉里除了使用凶器与恐吓以外要怎么打都行,除了KO与投降都不算输,乱来的程度会让人很怀疑它是否真的是现代的格斗技大赛。

    『可是,骨折了耶?不会赢吧?他不要、右脚了吗?』

    「哥哥前去拜师的古流武术道场是以打击技为主体,踢技就不用说了,用拳头打人时脚也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

    那个流派感觉有点像是漫画里会出现的武术,还会在演武时踢断和人体差不多粗的树干呢。

    那个踢技的名称叫什么啊?我还记得是个有些帅气的名称。

    『对手、很、弱吗?』

    「决赛的对手名叫格雷戈里·艾西莫夫·凯撒,是个身高将近两公尺,体重超过一○○公斤,经过千锤百炼的超级肌肉猛男。他精通所有打击技、绞首技、摔技、关节技,是当时最强的学生选手,现在也是朝着职业格斗技界的顶点一路迈进。」

    『学生……孩童……孩童?』

    「他当时十七岁,所以还未成年。」

    另外,直到十年后的现在,格雷戈里先生依然是岁末格斗技节目的常客。

    我还记得在去年除夕时,我和回老家的哥哥一起欣赏他在电视上活跃的身影。

    『哥哥、没有、赢吧?』

    「毕竟他状态万全时的胜算都已经很低了,却又加上右脚骨折嘛,已经是周围的人会劝他弃权的状况了。」

    但到头来哥哥还是没有弃权……这么说来,哥哥的道场师傅也没出面劝阻呢。

    「哥哥,别上场!受了重伤还要去和那么强的人战斗,哥哥你会死掉的!」

    小时候的我还央求着哥哥放弃决赛。

    这是理所当然的。在哥哥因为我而受重伤时,我感受到了仿佛接近死亡的恐惧。

    明明事已至此,他却还要做出更乱来的事。

    这让当时的我害怕不已,自然无法漠视他这样的行为。

    「哎,要用这样的右脚踢出木断也是挺危险的。」

    啊,我想起来了,哥哥流派的踢技就是这个名字啦。

    那是在哥哥所学习的流派里一种瞄准对手脖子,其轨道就像将其斩首一样的前旋踢,被称为木断或是斧钺。
>>

(本章未完......)


  铅笔小说
  (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