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无尽连锁> 第三卷 超级激突 第二话 促膝长谈

第三卷 超级激突 第二话 促膝长谈

    □【圣骑士】玲·斯特林

    『原来如此,【加德婪鞑】与【岣兹嵋兹】啊。玲你也有很多奇遇呢熊熊——』

    「奇遇吗……」

    我们在昨天的甜点店边喝茶,边聊着我至今为止发生的事情。

    附带一提,我刚才吃的三明治还在胃里没消化完,所以只点了茶。

    涅墨西斯则是照常大吃大喝。你的胃袋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说到底,〈UBM〉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遇到的,即使是轶事级也十分强大熊熊。开始玩〈Infinite Dendrogram〉没多久就能战胜〈UBM〉的案例,可是很稀有的熊熊。』

    哥哥一面说着,一面将淋了蜂蜜的松饼放进嘴里。

    当然了,他是用叉子吃松饼。虽然觉得真亏他能用玩偶装的手拿叉子,但跟拿格林机枪比起来算轻松了吧。

    ……不过一只熊坐在椅子上吃蜂蜜松饼的画面,也未免太梦幻了。

    想必会有人觉得很可爱吧——只要不知道里面的人是个年纪二十岁后半的男性。

    『说是这么说,不过我和费加仔也是才任职第一个下级职业,就击倒〈UBM〉了。』

    「咦?」

    『刚好在初次遇见费加仔的时候,我与他偶然迷路,到了某个区域中,结果就与两只〈UBM〉打了起来……』

    「两只!?」

    我在脑海中想象自己同时与【加德婪鞑】和【岣兹嵋兹】战斗。

    嗯,不行,会死。就算是已经打倒它们的现在,也绝对没两下就会死。

    「所以大哥是和费加洛先生联手二打二啰。」

    『不对。』

    「啊,这样啊,除了费加洛先生以外还有其他的队友吗?」

    『不是,是我们各自与一只〈UBM〉单挑。』

    咦?

    『一开始要拆散那两只就费了好大的力气,也花了很多心思想着如何打倒它……』

    「等一下,那时候大哥还只有第一个下级职业没错吧。」

    『是啊。」

    「费加洛先生呢?」

    『他也只有第一个职业【斗士】,等级不到50。』

    「……那〈创胎〉呢?」

    『我和费加仔的都到第三型态,另外,我们没有像涅墨西斯那样以小搏大的能力。』

    「…………」

    这句话可能不该由我来说……不过他们到底是怎么赢的啊?

    而且还不像我当时一样,有其他人支援自己。

    再进一步说……那是身为首发玩家的大哥还是下级职业时的事吧?

    那不就意味着,他们几乎算是首次打倒〈UBM〉的〈主宰〉……

    『哎,这件事要是再说下去,就会泄露费加仔〈创胎〉的能力特性熊熊。我不想宣扬这件事,就算要说,也要等你发觉之后熊熊。』

    「既然如此,那就没办法了……吧。」

    这座决斗都市是费加洛先生的主场,他身为斗技场的王者,虽然到处都有他的情报,但这些情报之中欠缺一个决定性的要素。

    那就是费加洛先生的〈创胎〉。

    据说没人知道费加洛先生〈创胎〉的真面目。无论是能力、形状还是种类,一切都充满谜团。〈阿尔塔王国三巨头〉的其他人,像是【破坏王】的「战舰」与【女教皇】的「夜」,都或多或少能推测或得知其面貌。

    但是【超斗士】——却没有关于费洛先生的〈创胎〉的任何蛛丝马迹。

    即使我也透过玛丽提供的影片,见识到费加洛先生与PK战斗时的战法,但关于其〈创胎〉却仍没有半点头绪。

    如果根据哥哥话中隐藏的线索,能进而推敲出这个秘密的真相,那哥哥之所以表示现在不能问这件事,也就可以理解了。

    「话说回来,那大哥你知道啰。」

    『因为我和他往来很久啰,以这里的时间来算,已经有四年以上的交情了熊熊。』

    「原来如此,那你也知道费加洛先生为何执着于单人冒险吗?」

    『知道。不过那是更加隐私的事情,所以不能跟你说熊熊。』

    「这样啊,那就算了。」

    他会说「不想参加杂乱无章的战斗」而拒绝参加战争的理由,恐怕也是如此。

    既然费加洛先生执意单人冒险的方针与他的隐私有关,那也不好再问下去了。

    「不过,看来熊熊小哥还交游广阔哪,连费加洛都是你朋友。」

    『还好啦,玩得久就会历经许多事啰——』

    「其实我之前就想问了,大哥你一天大概花多少时间在这里?」

    哥哥是个有非劳动所得的※新尼特族,时间可多得是。(译注:Neo NEET,指有收入的尼特族。)

    『哎呀哎呀,别看我这样,我的玩法可是很健康的熊熊——』

    「所谓的健康是?」

    『在另外一边呢,关于三餐、洗澡、上厕所、花一小时训练身体(肌肉),我可是一样都没少熊熊。』

    「反过来说,不就是除此之外的时间全都泡在这里吗!」

    废人玩家!非比寻常的废人玩家啊!

    『哎,我现在只有在这里才有想做的事,所以没办法啰。』

    「反正你有钱又有闲,明明去谈个恋爱不是很好吗?」

    妈妈也差不多想抱孙子了。

    我?我还是学生,早得很呢。

    至于姐姐……嗯,算了。

    到头来,最有可能结婚的人,我想应该是哥哥……但照这样来看,或许还早得很。

    就这样和哥哥说这说那,不知不觉就过了一个小时。

    『那我还要去其他地方,先失陪了熊熊——』

    「哦,知道了,那待会在会场见。」

    『好,我很期待看到玲的同伴熊熊——』

    哥哥说完后,就从走出店门了,还在桌上留下稍多的餐钱。

    想说拿到了奖金,这次就由我来出,但哥哥却说『卖我点面子嘛熊熊——』结果还是让他请客了。我就心怀感激地接受他的好意吧。

    另外,餐钱的九成都是涅墨西斯的餐费。她的食量大增真的很让人伤脑筋。

    明明与天谴之神同名,所做的事却是七大罪之一·暴食……

    「不,这不一样哦,玲。」

    「哪里不一样?」

    「暴食指的是饮食无度、浪费粮食,但我可是好好品尝、享受,并将食物全部化为我的血肉了。因此这不叫暴食,叫美食!」

    「原来如此,那就好。不过我也要说一句话。」

    「什么话哪?」

    「既然吃下去的所有食物都会变成血肉,那你的体重会增加多少啊?」

    虽然不该和女孩子谈有关体重的事……但她的食量已经到了会让旁观者担心的程度了。

    「呵,你放心吧,我可是〈创胎〉哦?体形与体重不会改变的。」

    「遮央滋呀,豪哩海啊。」

    「平板语调!?」

    在转换型态时,外形与重量都大有变化就是了。

    「不过照这样来看,每个〈创胎〉的食量都很大吗?」

    「反驳。并不会因为是〈创胎〉食量就很大,像我就不是。涅墨西斯吃得多是她的问题,不要把那种妖怪胃袋当作〈创胎〉食量的基准。」

    「这样啊。」

    回想起其他的〈创胎〉……巴比纵使也异常嗜辣,但食量倒是挺普通的。与涅墨西斯的饭量比起来,她那种亵渎味觉的辣度反而感觉好多了。

    「……呃!?」

    「唔!?」

    「呀呵——」

    不知何时之间,白色的少女——雨果的〈创胎〉塞珂已经坐在我们旁边了。

    「涅墨西斯吃完堆起来的盘子太多了,我连其中的5%,都吃不了。嚼嚼。」

    她和以前见面时一样,以没干劲的平板语调说话,同时品尝着纯白色的生起司蛋糕。

    塞坷看起来似乎早就坐在店里了,但她纯白的外表明明那么显眼,我却完全没察觉到。哥哥与涅墨西斯吃饭的模样有那么吸引我的注意力吗?

    「你感到大惑不解。说穿了,因为我会使用《气息操作》这个技能,多少能让自己变得不显眼。」

    「你为何要消除自己的气息?」

    「你吓了一跳吧?」

    「是吓了一跳没错。」

    我这么回答后,她得意地发出「唔呼——」的声音,用满足的表情再度开始吃蛋糕。

    ……咦?难不成只是为了吓我们?

    「你还是一样

  铅笔小说
  (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