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无尽连锁> 第三卷 超级激突 接续话 竞演之终,狂宴之始

第三卷 超级激突 接续话 竞演之终,狂宴之始

    □■中央大斗技场观众席

    在费加洛赢得胜利的瞬间,整个会场都笼罩在一片欢呼之下。

    「真是场好比赛……」

    一位坐在西门方向客席的年轻观众,对于在眼前结束的比赛,直率地说出了自己的感想。在他周围的其他观众都站了起来,为费加洛的胜利,不,为这场可圈可点的精彩比赛报以喝采与鼓掌。他也效法这样的行为,站起身来拍手。

    「嗯,真的是场好比赛。」

    「对啊!我在斗技场看决斗也有好长一段时间了,但却是头一次看到如此惊人的决斗!」

    青年感慨万端地如此呢喃后,坐在旁边的中年观众回应他。

    「是这样吗?」

    「是啊!到目前为止,最佳比赛本来是前王者汤姆猫对上费加洛的比赛,但这次的决斗还要更加精彩呢!」

    「这样啊,那我的运气很好呢,特地穿过沙漠前来总算是值得了。」

    青年如此说道,中年观众察觉他的打扮——头巾以及遮住肌肤的宽松衣服,是在卡尔迪纳地区随处可见的装扮。

    「小哥你是特地从卡尔迪纳来的呀!一路上很辛苦吧?」

    「是的,不过有来真的太好了,这样回去时,就可以向卡尔迪纳的同伴们好好聊聊这个话题了。」

    他满足地露出微笑……但不知为何紧接着露出了不解的神情。

    「咦?」

    在满是喝采声的会场里,与他一样面露疑惑的人慢慢增加了。

    「怎么啦,小哥?」

    「呃,费加洛先生他……」

    他向身旁的观众说出自己察觉到的疑问。

    疑问的浪潮就这样逐渐扩散至整个中央大斗技场。

    「真是场闹剧。」

    在东门方向的观众席,一位女性述说出与目睹比赛结局而为之狂热的周遭观众完全不同的感想。

    这句视听者而定,有可能发展成暴力冲突的发言,同样被周遭的狂热浪潮吞没,因而没有传到任何人耳里。

    若还有其他听到这位女性的声音的……只有坐在她大腿上的豪猪。

    女性仍旧在心中述说着她对方才一战的不满。

    (〈超级〉与〈超级〉彼此正面交锋,要说我没有任何期待,那是骗人的。然而实际观战后……无论是哪一方都令人看不下去,令人想问声「这真的是〈超级〉吗?」。双方不是耍小聪明,就是耍小伎俩……有够小家子气。除了最后的攻防以外,根本没什么可看之处。因为是心脏与手足这种半调子的仿制品,所以只能做到这点程度的小事吗?你们这些家伙,也配与我同样是……)

    女性露出险恶的表情瞪向舞台,焦躁情绪益加浓厚。

    不久,就在她正要将杀气险露于外,而并非只收束于体内时……

    『Know your role , and Shut your Mouth.』(搞清楚自己的角色,闭上你的嘴。)

    忽然间,坐在她大腿上的豪猪说出了这样的话。

    女性明白这句话的意义。

    「你说得是,我的内心想法粗鲁了些。我会控制的,差点就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k』

    女性向豪猪道歉,同时抚摸着它的背。

    之后她观察舞台的情况,百无聊赖地呢喃道:

    「是啊,已经开始了呢。但既然第一公主没来,便没有我们的事就是了。」

    『spec』

    「说得也是,我们就继续观看这场即将开始的『余兴节目』吧。」

    ◇◆◇

    □【圣骑士】玲·斯特林

    这是个明显异常的状况。

    费加洛先生一动也不动,维持着将剑由下往上砍,给予迅羽最后一击的姿势。

    迅羽也一样,比赛明明已经结束,却没看到他复活。

    在已分出高下的结界内部,动作完全静止了。

    「到底发生什么事?呐,大……!」

    当我正要喊「大哥」时,不禁噤声。

    原因出在哥哥身上散发的氛围。

    纵使隔着哥哥穿的玩偶装,我也立刻明白——

    在玩偶装中的哥哥,现在非常地不高兴。

    除了我以外的人似乎也察觉了,涅墨西斯、路克、巴比、玛丽都被哥哥震慑住了。

    没错,现在的哥哥……让我有点害怕。

    「……大哥,你怎么了啦?」

    即使如此,我还是认为对此发问是自己的责任,便如此问道。

    接着,他到刚才为止发出的压迫感变得稀薄了些。

    『嗯,看来有一些「多管闲事」的家伙出现了。』

    「多管闲事?」

    『嗯,费加仔之所以会定在原地,是因为结界内部的时间停止了。』

    「时间……停止?」

    『那是这里的结界拥有的一项功能,但平时不会使用,因为没有使用的意义。』

    顶多是表演中的怪物彻底失控时,才有机会用到——哥哥接着说。

    『到目前为止的比赛中所设的时间减速已经是极限了,但停止则另当别论,就如同影片的慢速播放与暂停一样。』

    「若时间停下来,里面的费加洛先生他们的意识会变得如何?」

    『虽然我没被停止过,但八成会保留意识。堤安与怪物可能连意识都会遭到停止,但与精神类异常状态相同,作为玩家保护功能的一环,〈主宰〉的意识应该不会被停止;否则要是现实中发生了什么事,就无法紧急登出了。不过由于内部的光线与空气振动都停滞了,会什么都看不到、什么也感觉不到。至于全身蒸发的迅羽,我就不知道会变得怎样了。』

    ……我不太愿意想象,不过场地上的那两人现在正是处于这样的状态。

    「这样的时机……是预先计划好在分出高下的瞬间停止时间的吗?」

    『恐怕是吧。」

    哥哥同意玛丽的话。

    『问题在于……是哪个家伙干出这种事……』

    哥哥突然停下了话。

    他的视线投于设在斗技场的结界——上方的一点。

    「那是……」

    那里有一个人,不,是一只动物的身影。

    是玩偶装。是我也曾看过的……阿德利企鹅的玩偶装。

    『嗨——!大家晚安——!真是场好比赛耶!有够精彩的呢!」

    企鹅大概感觉到整个会场的视线都集中在自己身上了,便径自说起话来。

    不过,站在结界上的企鹅在比手划脚的同时发出的声音……

    「……播报员?」

    与直到刚才都在斗技场上发出播报声的人是同一个声音,和我昨天听到的企鹅声音不同。

    比赛时还感觉到这个人播报得不熟练,他是偷偷混进来,取代了原本的播报员吗?

    我想那家伙应该不是特地回答我心中的疑问,不过他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后,发出的声音就恢复为昨天与他相遇时的嗓音了。

    『好——啦!在精彩的比赛过后,本来预定还会有伯爵与公主之类的人,要来发表一点都不精彩的演讲或训示的,我们取消这些节目,改做些好玩的事吧!』

    企鹅边说边在结界上转圈圈。

    透过玩偶装也能明白……那只企鹅在嗤笑着。

    并不是像理解哥哥那样,因为与他亲近才明白。

    而是由于他发出的声音充满了恶意与害意,无论是谁都能理解。

    「你是什么人!!」

    就在这时,从比一般包厢更大一号的座位一——贵宾席中传出了质问企鹅身份的声音。我知道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就是在活动开始时也曾经露脸的亚修巴雷·基甸伯爵。

    「你破坏这场活动有什么意图!」

    他看来火冒三丈。这也是难免的,毕竟这场活动成就了如此出色的精彩比赛、那么扣人心弦的战斗,本来会以成功收场,却被人以现在进行式予以愚弄了。

    就连我都想出声抱怨。

    『哈哈哈!我不是说过了吗?我打算来做件好玩的事啊。」

    企鹅说完后捧腹大笑……接着把手放到自己的后头部。

    『不过呀,倒是还没回答你我是什么人呢,就告诉你吧!』

    企鹅语毕——将玩偶装脱了下来。

    『好的——这才是我英俊帅气的本体面貌——说笑的啦。』

    企鹅里的人物,是一位身材细瘦,左手背上有〈创胎〉纹章的男人。与到刚才为止那件过于奇特的玩偶装不同,他现在除了戴着眼镜与身披白色实验服外,就没有其他特征。

   >>

(本章未完......)


  铅笔小说
  (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