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无尽连锁> 第三卷 超级激突 外传 基甸假期·夜

第三卷 超级激突 外传 基甸假期·夜

    □■???

    我们并肩走在日落的街道上。

    牵着手的我们,看起来像姐妹或母女吗?

    我的造型人偶玛丽本来就像我的女儿,如今更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就这样,走着走着,我选择了一条没什么人经过的道路行走。

    理由为经过这里或不经过这里,两者到达目的地——基甸伯爵宅邸——的时间差了十几分钟。抑或……

    「站住。」

    身后传来喝止声,我便回过头。

    之后,某种东西立刻穿过了我的脖子。

    身体稍微摇晃了一下后——我的脑袋便与上半身份开,掉了下来。

    ◆◆◆

    ■职业杀手集团〈死神的小指〉头目 【刺客】卢智渊

    「已确保目标。」

    「已确认击毙跟随人物。」

    在我的视野中,身首异处的女性〈主宰〉已经化为光之尘埃消失了。

    我们的目标第二公主,可能因眼前的光景受到惊吓,昏了过去。

    「哼,她可是〈主宰〉哦?根本不可能会死的。」

    那些〈主宰〉总是这样,纵使受到致命伤,尸体消失后过了三天,又会像没事般大摇大摆地出现。而且还会使用常理之外的力量——〈创胎〉。而〈主宰〉之间存在的通讯网络亦十分棘手。

    即使是接受贵族与资产家的委托实行杀人的我们,也会觉得攻击「不会死」的对象实在麻烦,一般来说都会无视其存在。

    不过,这次的目标·第二公主身边跟随着〈主宰〉,反倒让我们方便行事。

    「『证据』已经准备好了吧。」

    「她带着公主在街上走动的模样已经记录完毕。只要在杀害公主之后,以匿名方式提出这个『证据』,那个女人就会被视为绑架并杀害公主的犯人,受到国际通缉。」

    部下说完,取出了记录用的影像水晶。

    若是作假的物证就会被《真伪判定》看穿,但这是不折不扣的真正证据,就不用担心了。

    那个女人似乎使用《幻惑》技能改变公主的外表以掩人耳目,但这个技能也只能对生物的精神生效,面对无机物就没有意义了。另外,她好像也用了《伪装》窜改显示的能力值,但这与摄影机录制的影像本来就毫无关系。

    再说对于像我这样熟练的【杀手】——已习得《心眼》与《识破》的人也是没用的。不过从目前还是下级职业的部下们无法看穿这点来看,她的《幻惑》等级似乎还挺高的就是了。

    为何一介【记者】会拥有《幻惑》与《伪装》技能呢?这让我感到不可思议。

    不过这些都是与战斗行动无关的技能,可能是透过【记者】以外的职业习得并加以运用的吧。

    「只要杀死王室,无论在任何国家都会即日受到通缉。如此一来,等她复活时,就已经身在『监狱』了。」

    只要到了那里,就与死人无异。

    「还满顺利的呢。」

    「是啊,只是对付个软弱无力的小女孩,比预期轻松多了。」

    本来需要与近卫骑士团战斗,还要侵入宅邸实施毒杀。

    但不知为何,公主单独溜出了宅邸,还送了个代罪羔羊。

    真的只能说是侥幸。

    「这样也能给波罗哲侯爵一个完美的交代了。」

    就在我这样自言自言时……

    「哼嗯,原来不是布里堤斯伯爵呀。」

    ——一道不是部下的声音传进耳里,回应了我。

    紧接着,本来抱着昏厥的第二公主的部下,四肢出血,发出惨叫。

    我看到了,部下的手筋脚筋都被挑断。

    我看到了,本应昏迷的第二公主,其双眼确实是睁开的。

    我看到了,第二公主的右手——握着一把造型阴森诡异的短剑。

    我明白了,这家伙才不是什么第二公主——是敌人。

    「杀了她!」

    在场的部下们听到我的指示后,一齐投出涂有毒药的短剑。

    然而,扮作第二公主的敌手往后一跳,跳到了手筋脚筋都被挑断的部下身后,拿他作为挡箭牌。

    短剑全都刺在被当挡箭牌的部下身上,他发出悲鸣,很快就断气了。

    「你们真过分呢——」

    那家伙用尸体挡剑,同时说着:

    「不过既然是同路人——企图杀死纯真孩童的邪魔外道……即使命丧黄泉也怪不得人。」

    当敌人扔开尸体现身时,她的身姿已经不是第二公主的样子了。

    与公主的金发完全不同,是仿佛溶入暗夜的黑发。

    全身穿着在多铼夫与卡尔迪纳有时会看到的「男仕套装」。

    明明太阳都快下山了,脸上却戴着墨镜。

    身高与体格也完全不同,其目前的姿态很明显是成人。

    唯有右手的短剑与斜挂在头上的狐狸面具,与扮成第二公主时无异。

    「话说回来,若是体格相差很多,《变化术》消耗的SP就成了问题呢——」

    而她的脸——正是方才应该已经遭我斩首的〈主宰〉。

    她左手背上的〈主宰〉纹章正闪烁着光芒。

    「你是……!」

    「哎呀哎呀,怎么啦?瞧你一脸看到鬼的表情。」

    她为何还活着?

    又是怎么扮成第二公主的?

    这家伙不是【记者】吗?

    我再度使用《识破》技能窥视她的能力值。

    玛丽·阿德勒

    职业:【记者】

    等级:32(合计等级:33)

    …………看到了,这家伙果然是【记者】,合计等级也只有30左右而已。

    「怎么?一直盯着别人看可是很没礼貌的唷?」

    「你之所以能死而复生,是因为〈创胎〉的固有技能吗?」

    若是如此,我就能理解她为何可以立刻复活。

    「明明就没有死,为何需要复活呢?」

    「……你把真正的公主带到哪去了?你们何时互换的?」

    「什么互不互换,走进这巷子的,打从一开始……」

    她话说到一半时,于巷子旁的建筑物内待命的其中一位部下,纵身一跳落在她背后,并挥下刀刃意图砍下她的首级。

    就在以为刀刃已经砍入她脖子的瞬间,她化为光之尘埃消失了。

    于此同时,挥下刀刃的部下已经倒在地上昏过去了。

    「打从一开始就只有我而已。」

    那家伙的声音是从别的地方传来的。

    就在部下刚才飞身跳下的建筑物屋顶。

    然而,那家伙的外貌又换了个样子。她的身体罩着一层「黑雾」,其身姿模糊难辨,无法看清楚她的模样。能够得知的,就只有她的头部戴着狐狸面具,左手拿着短剑——右手则握着奇怪的手枪。

    「…………!」

    接着,透过持续发动的《识破》,我看到了与方才完全不同的情报。

    ■■·■■■

    职业:【■■】

    等级:■■■(合计等级:■■■)

    看不到名字。

    也看不到职业。

    亦无法窥视能力值。

    同样的情况,在我还作为【杀手】勤奋修行时,曾经体验过。

    当遇到远高于自己的《识破》技能等级的《伪装》时,就会显现这样的情报。

    但是,我已经穷究了杀手系统的上级职业【刺客】,《识破》的技能等级已经达到了最大值10。

    还有比此更高超的《伪装》?

    「不可能。」

    虽然觉得不可能,但我事实上就是无法看穿对方的《伪装》。

    尽管如此,我的《识破》至少能看到正确的文字数。

    「不可能……」

    然而,那文字数就成了现在最大的问题。

    显示出的职业等级是三位数。是的,并非合计等级,而是单一职业的等级。

    至少以等级50为上限的下级职业【记者】,不可能出现这样的位数。

    意即一开始那家伙身为【记者】呈现的虚弱能力值,是以《伪装》类的技能伪造的,现在看到的才是她真正的能力值。而只有两种情况才会显示这样的结果。

    与我一样将上级职业练到极限的人。

    抑或——

    「你……是何方神圣!」

    我这么一问后,女人冷酷地露出微笑。

    简直像在等待我询问她的身份似的。

    「『——我是暗影』。」

  铅笔小说
  (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