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青春猪头少年不会梦到兔女郎学姊> 第三卷 青春猪头少年不会梦到理性小魔女 第二章 青春是矛盾集合体

第三卷 青春猪头少年不会梦到理性小魔女 第二章 青春是矛盾集合体

    1

    看海。

    两年前的自己坐在通往沙滩的阶梯,心不在焉地看著海。

    在反覆上演的梦境中回忆的景色。七里滨的海。

    所以,这肯定也是梦。咲太在睡眠之中也如此自觉。

    他也知道接下来的进展。

    翔子肯定快来了。

    「咲太小弟今天的心情也处于低潮呢。」

    翔子踩著轻快脚步现身,坐在咲太身旁。

    「翔子小姐今天也有点烦人呢。」

    「少年即使每天来海边,也没能治愈荒废的心吗?」

    「知道自己和水平线的距离是一大败笔。」

    以为在遥远的另一头,实际上距离却只不过四公里左右。即使看似遥远,或许也意外地近。翔子大概是传授这个教诲吧。

    「哎呀呀,我觉得自己有责任耶。该怎么做,咲太小弟才会恢复活力呢?如果是我做得到的事,我会帮忙哦。」

    翔子从旁看向咲太的脸,柔顺的头发随著这动作丝丝滑落。微微倾首的这个举止非常可爱。

    「如果翔子小姐肯让我摸胸部,我想我就会打起精神。」

    咲太不负责任地如此回应。

    「这样真的就会恢复活力?」

    疑惑的视线。

    「会。」

    「可是,我……没有很大耶。」

    翔子扬起视线这么问。

    「……」

    咲太定睛注视,翔子随即脸红。

    「如……如果只摸一下下……」

    「我刚才是开玩笑的,请不要当真。」

    这样下去,她可能真的愿意让咲太摸,所以咲太主动退让。

    「这种事,我当然知道。」

    「真的吗~~?」

    「但如果真的可以恢复活力,我可以考虑一下。」

    翔子摆出大姊姊的架子,露出恶作剧的笑容。

    「请不要凭著这种大小就嚣张起来。」

    「真敢说耶。」

    翔子迅速起身,绕到咲太身后。

    「嘿!」

    翔子轻声一喊,压在咲太身上,双手从咲太的肩头环抱他。翔子的胸部当然紧贴在咲太背上,多亏这样,咲太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背上。

    「翔子小姐。」

    「什么事?」

    「你比想像中还有料耶。」

    「对吧?对吧?」

    满意的声音传到耳际。

    「不过终究是比较级。」

    「心脏明明跳得这么快,真不可爱耶。」

    「彼此彼此。」

    咲太即使如此指摘,翔子也没有立刻离开。两人就这样不经意看著海,维持这个姿势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天。不著边际的对话。翔子的体温从背后传来,令咲太感到安心,所以他已经忘记是基于什么契机聊到那件事。应该是顺其自然吧。

    「咲太小弟没能拯救妹妹,所以抱持罪恶感是吧?」

    「……这样错了吗?」

    「没错。不过,要是你无精打采,我想你的妹妹也会难受。自己害得哥哥失去笑容是一件悲伤的事。」

    「遭到霸凌并不是枫的错啊。」

    「就算如此也一样。」

    「……」

    「『对不起』的心情很重要喔。虽然重要,但要是一直面对这份心情,有时候会被『对不起』的重量压拷。」

    「那么,该怎么做?」

    「咲太小弟,你听别人说什么话会高兴?」

    「……」

    「你喜欢别人对你说『对不起』吗?」

    「不喜欢。」

    「我也不喜欢。『谢谢』、『你好努力呢』以及『好喜欢』是我喜欢的话语,是我喜欢的话语前三名。」

    从身后环抱的手微微使力,咲太感觉被翔子紧抱。虽然有点难受,却好舒服、好温暖。

    「咲太小弟好努力呢。」

    「!」

    传入耳中的话语使得胸口出现悸动反应。

    「为了妹妹好努力。」

    「……」

    接著,鼻腔深处缓缓变得温热。咲太觉得不妙的时候已经太迟了,泪水随著眨眼从咲太的眼眶滑落。

    没有依赖任何人,也没有得到任何人的协助。枫因为思春期症候群而伤痕累累时,唯一能做的只有旁观,即使想做些什么也做不了什么。因为袭击枫的这个神秘现象,甚至没有一个人愿意相信。

    咲太即使说明到声音沙哑,依然没人愿意听。父母无法接受现实,学校老师们开始逃避责任,朋友不再接近。愈是拚命,周围的人就愈是远离咲太与枫,眼神像是在嘲笑两人不懂察言观色。这令咲太感到煎熬、烦闷、束手无策,只能懊侮。

    「我……」

    「咲太小弟很努力了。」

    翔子这句话使咲太一直克制的情感一口气决堤,涌现的泪水止也止不住。原本以为没人愿意理解,这里却有唯一的例外,有一个愿意理解的人……这让咲太满心欢喜,光是这样就有种获救的感觉。

    「翔子小姐,我……」

    咲太任凭情感漩涡驱使而想要转身,但是做不到。两颊突然「啪」一声被某种东西夹住,因而无法转头……

    咲太的意识因为脸部的压迫感而清醒。

    右脸颊好热,左脸颊也好热,如同挨耳光般隐隐作痛。

    咲太随著这股疼痛睁开双眼,看见麻衣上下颠倒的脸蛋。

    「……」

    不高兴的表情,难得的围裙打扮因而失色。之所以上下颠倒,是因为麻衣蹲在仰躺的咲太头部上方。

    麻衣双手夹住咲太的脸。

    「对不起。」

    嘴巴被挤成章鱼嘴形状的咲太总之先道歉。

    「为什么?」

    「那个……」

    咲太只想到一个原因。说梦话的时候,或许说了不该说的名字……

    「小的方便请教原因吗?」

    咲太战战兢兢地询问。

    「明明和我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却一脸悠哉呼呼大睡,我看了就火大。」

    麻衣移开视线,面不改色地说谎。

    「因为麻衣小姐住在男友家,迟迟睡不著?」

    「只不过是住在年纪比较小的男友家,算不了什么。」

    麻衣装出自然的态度,却在讲完的同时稍微打了呵欠。明明之前在大垣那间商务旅馆投宿的时候,即使咲太就在身旁,麻衣依然可以熟睡……难道是如今和当时不一样,稍微把咲太当男人看了吗?不过很可能只是因为直到昨天都在京都拍戏,疲劳还没完全消除才打呵欠……这时候就乐观一点,认定是前者吧。

    「凭咲太的程度,不准讲得这么嚣张。」

    「咦,为什么穿帮了?」

    「都写在脸上了。」

    「我脸上写了『纯情的麻衣小姐很可爱』吗?」

    「真的很嚣张耶。」

    麻衣「啪」一声打向咲太的额头。好悦耳的声音。

    「我做好早餐了,去洗脸。」

    咲太抬头一看,餐桌上摆著法式吐司以及炒蛋。

    「但我擅自拿材料来用了。」

    「请随意,把这里当成自己家就好。」

    「不要讲蠢话了,快给我起来。」

    「嘿咻……」

    咲太假装要起来,却把抬起的头放在麻衣大腿上。世间俗称的「大腿枕」,不过并非完美的状态。因为麻衣虽然双膝著地,腰部却微微上浮,所以莫名有点斜斜的。

    「麻衣小姐,我脖子痛。」

    「是你自己过来躺的,不准抱怨。」

    即使如此,麻衣依然没有抗拒地移开咲太的头。幸福无比的时光缓缓流动片刻。

    「啊!」

    另一个地方突然传来这个惊讶的声音。起床的枫走出房间了。

    「啊,枫,早安……呃,喔哇!」

    咲太说早安说到一半,麻衣突然起身。咲太的头因而失去支撑,重重落在客厅地板上。

    「……!」

    咲太痛到发不出哀号,就这么默默以双手按住后脑杓打滚了好一阵子。

    「早安,小枫。」

    害男友受苦的麻衣面不改色地问候枫。看来果然得认定是刚才说梦话叫了翔子。麻衣之所以没有明讲,应该是她的自尊使然。她不想承认自己在意翔子。

    「早……早安。枫什么都没看见!」

    咲太终于起身之后,枫以双手掩面,忸忸怩怩。

    「我什么都看不见,前方一片黑暗!」



  铅笔小说
  (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