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青春猪头少年不会梦到兔女郎学姊> 第四卷 青春猪头少年不会梦到恋姊俏偶像 第三章 不是恋姊情结

第四卷 青春猪头少年不会梦到恋姊俏偶像 第三章 不是恋姊情结

    1

    每周一都觉得当周漫长得像是无穷无尽,不过只有这周,咲太光是思考每天的菜色就这样不知不觉度过了。

    豆腐汉堡排、以番茄装饰的橄揽油拌鲷鱼生切片、沾味噌酱的炖萝卜、马铃薯炖肉、青酱义大利面……忙著制作各种料理,回过神来已经周四了。

    这天也一样,咲太在放学途中到超市购物,到麻衣家帮和香做晚餐。

    避免热量太高,以蔬菜为中心的菜色。今天的主菜是焗烤茄子。

    上周日,翔子带疾风来玩的时候,咲太试著做了一次,翔子与枫都赞不绝口。

    「……」

    和香也毫不抱怨地吃,看来真的很好吃。

    「你觉得会做焗烤的男生怎么样?」

    和香吃完之后,咲太这么问。

    「比不会做的女生好吧?」

    咲太迅速收拾空盘,洗好餐具。

    完工之后,坐在开始在客厅沙发上看起DVD的和香旁边。沙发随著咲太的体重下沉,和香的身体微微倾斜。

    「……」

    和香就这么默默重新坐好,紧贴在沙发边角,尽可能和咲太拉开距离。

    「我不会偷袭你。」

    「我没办法相信。」

    「不过身为男生,被女生警戒会比较高兴。」

    被当成无害比较悲哀。

    「我不是这个意思。去死啦。」

    和香平淡地说,脸与视线都一直朝向前方。她在看电视,画面播放的是麻衣主演的电影。暂时停止演艺活动前……麻衣还是国中生时的作品。

    和香专心看麻衣在影片里的动作。眨眼的方式或时机,不漏看眼神用法的每个细节。

    像这样检视麻衣演出的作品成为餐后的惯例。有时候是电影,有时候是电视剧。

    顺带一提,今天的作品是红极一时的恐怖电影。名字被写在某个社群网站上的人们接连离奇死亡。

    麻衣饰演的是肯定会出现在陈尸现场的诡异少女,存在感强烈无比。明明只是站著,但是只要出现在画面就令人无法移开视线,光是嘴角微微一动就令人背脊发毛。

    第三名受害者洗澡的场景尤其恐怖。年约二十五岁的女性淋浴时,正前方的镜子突然映出麻衣的身影。

    「!」

    和香发出不成声的哀号。咲太也以为心脏要跳出来了。

    和香似乎不敢看恐怖电影,看了五分钟后就像是要保护身体般抱著抱枕。出现第一个牺牲者之后,她将半张脸埋进抱枕,变成偷看的姿势。

    即使如此,她依然没移开视线看到最后,因为她抱持希望,觉得这样或许可以掌握某些演戏的诀窍。

    开始播放片尾字幕时,「樱岛麻衣」的名字出现在演员列表的最上方。

    「啊~~真是的~~怎么办啦!」

    这个名字消失不久,和香就抱头这么说。

    「什么事?」

    「明天就要重拍广告了吧。」

    「我知道啊。」

    「到最后,我什么都没掌握。」

    「唉……」

    咲太发出有气无力的声音。

    「这是怎样?我才想叹气啦……」

    「你是说真的?」

    「什么事情说真的?」

    「结论已经出来了吧?现在烦恼又能怎样?」

    如同和香刚才所说。那句话说明了一切。没掌握任何头绪也没抱持任何自信,就这样来到摄影前一天……这就是结论。

    「只是得到一周的缓冲时间,也无法成为『樱岛麻衣』对吧?」

    「这……」

    当事人和香肯定比较强烈感受到这个事实,超过十年的艺龄差距无法轻易填补。即使热衷研究影片,也只会见识到「樱岛麻衣」多么高明。

    到头来,如果用看的就可以偷学,那么立志成为演员的人都可以成为麻衣那样。这个世界将到处都是「樱岛麻衣」。

    「反正到了明天也不会改变喔。就这样迎接明天来临。」

    「这……这种事不要明讲啦!」

    「即使迎接正式拍摄的瞬间,你依然是你自己。」

    「就说别讲了……你的神经究竟长怎样啊?」

    「我哪知道?我又没看过神经。」

    「我不是在讲物理层面的神经啦!」

    起身的和香大口喘气。等到身体复原,应该再也看不见麻衣露出这种表情吧。

    「哎,所以用不著连做不到的事情也想做吧?」

    如果和香想完美饰演「樱岛麻衣」,将会再度和上次一样把自己逼入绝境。结果就是上周那样……发生过度换气症状导致摄影延期。

    「勉强及格就好喔。你太贪心了。」

    「……」

    和香目不转睛地注视咲太,似乎要试探他真正的意图。

    「怎么了?突然不讲话。」

    「我好像开始理解了。」

    「啊?」

    「理解你这个人。」

    「现在是研究我的时候吗?」

    「虽然讲得乱七八糟,但你是在鼓励我。」

    和香露出得意洋洋的笑容。

    「毕竟是麻衣小姐的工作,我当然希望顺利完成。」

    「是喔,我就当成是这么一回事吧。」

    「呃,我是说真的耶。」

    「如果是这样,我会火大。」

    「那你就尽管火大吧。」

    咲太说著从沙发起身。

    「怎么了?要回去?」

    「是啊。要是太晚回去,麻衣小姐心情会不好。」

    麻衣自己将钥匙交给咲太保管,认可咲太照顾和香,但要是回家时间太晚,她就会用「真晚呢」的锐利话语刺痛咲太。像是昨天,她甚至提出「到了晚上八点就给我回来」这种像是昭和时代的门禁要求。

    「只是陪她一起看麻衣小姐的电影或连续剧啦。」

    咲太姑且像这样告知原因。

    「我并不是不信任你喔。」

    麻衣说完撇过头。

    「不然是为什么?」

    「要是和香想要你,在各方面都会很麻烦吧?」

    麻衣噘嘴说出意外的话语。

    「你说的『想要』是情色方面的意思吗?」

    「……」

    「对不起,我开玩笑的。」

    暴露在冰冻般的眼神之下,咲太早早道歉。

    「能给的东西我会给,但我目前不想把咲太给她。」

    强压害羞心情的麻衣双眼透露出「我可不是在开玩笑」的怒气。大概是因为咲太笑嘻嘻的。不过咲太希望她也能原谅这一点。麻衣讲了非常可爱的话,咲太甚至想录下来每天重听。

    「不过目前她大致算是讨厌我。」

    和香甚至忘记咲太帮她打理伙食的恩惠,几乎每天都说「不准用色眯眯的眼神看姊姊的身体」或是「不准太接近我」之类的话。

    「假设这种感情真的萌芽,反正也只是羡慕起姊姊拥有的东西,类似这种感觉吧?」

    「但愿如此。」

    麻衣没继续多说什么,却是丝毫无法接受的样子。

    这是昨天发生的事,所以今天最好早点回去。要是不小心晚归,这次不知道会被怎么念了,可能会进行相应的处罚。

    「总之,你就放松洗个澡,今天早点睡吧。」

    咲太一边走向玄关一边对和香这么说。

    明天的摄影工作也是大清早进行。听和香说,经纪人会在凌晨四点半来接她。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啦。」

    「那我走了。」

    「啊,等一下。」

    咲太要走出客厅时被和香叫住。

    「要我传话给麻衣小姐?你自己去对她说啦。」

    「不是。」

    从她回应的感觉看来真的不是。

    「不然是什么事?」

    「那……那个……我想放松洗个澡,所以可以待到我洗完吗?」

    她不安地扬起视线。

    「啊?」

    完全没预料到的这段发言使得咲太呆呆张开嘴。

    「是你要我放松洗个澡,今天早点睡对吧?」

    「我不懂我为什么要留下来。一丁都不懂吶。」

    「一……一个人洗澡的话……有时候会觉得好像有人进到家里……」

    和香轻声说明理由。

    「啊~~淋浴的时候,确实偶尔会觉得有人站在后面呢。」

    「……」

    和香沉默下来,大概是回想起刚才看

  铅笔小说
  (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