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青春猪头少年不会梦到兔女郎学姊> 第六卷 青春野狼不做怀梦少女的梦 第四章 两条路

第六卷 青春野狼不做怀梦少女的梦 第四章 两条路

    01

    三人在病房中沉默着。

    其中一个是咲太,另一个是大翔子,最后是麻衣。

    只有麻衣的脚步声回荡在有深意的寂静之中。她来到坐在床上的咲太面前,先看了看咲太,然后再看翔子。

    「什么意思……?」

    「……」

    顿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如何反应。这可不是笑着用一句『没什么哦』就可以带过的事。正因为三人都有这种感觉,现场的气氛才会比寂静更静。仿佛紧绷着的弦。

    「唉……」

    然后,翔子意味深长地叹了口气。咲太和麻衣也自然而然地看向她。

    「这是十天后的事」

    这是领悟到已经无路可退了么,还是说,她一开始就想和麻衣说这件事呢……翔子的声音非常平静。

    「十二月二十四日」

    是平安夜。不远的将来。

    「那一天,这个冬天最冷的一天。午后开始下大雪,正如天气预报报道的那样。连这附近都能有积雪……」

    麻衣什么都没说,她眼中透着深深的疑问。虽然她现在一定已经有了问题,但她还是不插嘴,静静等待着翔子说完。

    「咲太君被卷入了车辆的打滑事故……在前往与麻衣小姐约好的地点途中」

    翔子把还没发生的事说得像是已经发生了一样。话语中没有绝望,也没有希望,她只是陈述事实。这是翔子所知道的事实,是她时间轴上发生的事。对从六七年后的未来赶来的她来说,『10天后的事』也不过是个久远的回忆。

    「为什么,知道……」

    麻衣总算问出了理所因当的问题。

    「我是从未来来的」

    麻衣皱了皱眉头。她看着翔子的眼睛,然后思考了一下,再向咲太投以询问的目光。

    「是真的」

    点头。至少翔子能准确说出麻衣和花枫在平安夜的安排。特别是花枫的安排,那可不是随便乱猜就能猜对的。

    麻衣再思忖了片刻。

    「哦……」

    简短地表示自己能接受这个答案。

    「被送到医院的咲太君意识一直没有恢复,最终被判定为脑死亡」

    在明白那个事实的瞬间就已经料到会是这样了。但是,当翔子明确说出来时,心头又压上了完全不同的重负。

    咲太下意识地摸摸自己胸口。

    「……」

    能明确感受到心在砰砰直跳。

    「从咲太君的随身物品中找到了脏器捐献意愿卡,在通知家属脑死亡的同时,也获得了家属的同意——这是我之后听说的」

    「……」

    「是吗……」

    麻衣无话可说。咲太则用干瘪的声音附和了一句。

    接到联络的父亲到底是怎么想的呢。在听到儿子死亡的同时,还要判断是否把儿子的器官捐出去。

    未来的父亲……应该完全没有整理好心情。即便如此,他还是尊重了咲太的意愿,同意捐献器官。

    证据就是眼前的翔子。接受了移植手术,恢复健康的翔子。

    「事故后三天,十二月二十七日……ICU中,使用辅助人工心脏延长生命的我,奇迹般的获得了接受移植手术的机会」

    翔子又一直将手放在自己胸口,轻轻闭上眼。像是在感受着心跳。

    「……」

    不知道还有什么该问的。最想知道的东西已经知道了。这一事实几分钟就说完了——咲太死亡的事实。

    「醒来以后……感觉如何?」

    考虑了片刻,问出了或许她已经听腻了的问题。之所以选这个问题,是因为未来的自己做不到这一点。不管是问还是回答。

    「手术结束后第一次醒来,还没缓过神。麻醉还有效果……所以又马上睡着了」

    「……」

    「但是,下一次醒来的时候,发现妈妈的眼已经哭得红肿。在知道她一直一直在哭着等我醒来后,我很高兴……然后我也大哭起来」

    「是吗……」

    听到翔子当时的感觉后,心中的一些包袱落下了。

    「爸爸一直在说『太好了』『太好了』,这让我感到很放心……我终于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跳了」

    「……」

    「咚咚,咚咚。我感受着拯救了我的心跳……一直在感受……」

    说话渐渐带有哭腔。回想起当时感觉的她眼角挂着溢满出来的泪珠。她慢慢地用手指把眼泪刮走。

    「那时候我还不知道……还不知道捐献者是谁……所以我向那个不知名的捐献者说了好多好多次『谢谢』,希望它能听到」

    翔子的眼中灌满温柔。她的『谢谢』是向咲太说的。

    「在静养期过去,从ICU转到一般病房的时候,我开始觉得不对劲。除非情况很特殊,否则不会知道捐献者是谁。但是……」

    而翔子就是那种『特殊情况』。不,也不是什么特殊情况。道理很简单,很单纯。

    「因为捐赠者是你的熟人——我,么」

    「嗯……」

    翔子点点头。

    「想要打电话告诉咲太君手术成功了……但是电话接不通。一开始我还完全不明白原因」

    翔子抬起头看向麻衣。

    「……但是,有人知道这一连串的事」

    她的表情十分悲伤。

    「麻衣小姐全都告诉我了,说反正我迟早会知道。因为料到我出院后会拜访咲太君的家……」

    「……」

    成为话题主角的麻衣什么话都不说。那是现在在场的麻衣还不知道的事情。未来的麻衣到底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告诉翔子事实的呢。

    咲太无法明白。或许在这里的麻衣也不会明白。

    「说完发现要说的也就这么多」

    翔子有些失落地说道。确实,这事实非常重大,然而也非常单纯。

    「就这样,我被咲太君救了一命」  

    「……」

    无言以对。或许是还没反应过来,又或许是有别的什么感觉支配着自己的身体。

    咲太什么都说不出来。

    「……」

    麻衣也一样。她没有看咲太,也没看翔子,只是无意识地低头看着自己的脚。

    「所以,今年的圣诞节就老实在家过吧」

    翔子莫名开朗地说道。

    在家的话,咲太就不会遭遇交通事故。不会被送到医院。不会被判定为脑死亡。然后,也无法成为翔子的器官捐献者。

    未来会改变。

    会被改变。

    这样一来,翔子可能会无法接受移植手术。

    「没问题的」

    「这也……」

    「小的我还有一些时间。请相信现代医学的力量吧」

    「从未来来的人说什么……」

    应该还有更多想说的话。但是说不出口,因为心情还模糊不清……

    不明白该侧重哪一边,该守护什么,该如何选择。

    咲太已经想不出能打动接受了一切现实的翔子的话。

    「一定会有别的捐献者的」

    她的笑容非常温暖。她笑着抱住了咲太,安稳地环抱着他。

    「那么」

    翔子故意发出活泼的声音,从圆凳子上起来。

    「在小的我入住的医院呆太久是很危险的,我先回去咯」

    「……」

    「……」

    咲太和麻衣都一动也不动。连声音都挤不出来。

    「麻衣小姐」

    那是翔子的声音。

    「……是」

    「咲太君,就拜托你了」

    「这还轮不到翔子小姐来说……」

    虽然想回嘴,但语气显得很无力。

    「说的也是呀」

    相反的,翔子的笑容非常灿烂。明明没有任何引人发笑的理由,却像是大功告成了一样笑着。咲太还不明白这其中的意义。因为不明白,所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翔子离开病房。

    咲太和麻衣支付完医疗费用,办好手续后离开了医院。比翔子迟了约二十分钟。

    只能随口撒谎说胸口的伤是旧伤复发,不过因为血已经止住了,没资历的年轻医生才没过多追问。

    咲太还顺便问了一下小翔子的情况,但只得到了一句『虽说你们是熟人,但我不方便透露』。不过医生暗示了现在她正在进行安装心脏辅助装置的手术。光是得到这个信息就满足了。

    咲太也不能在医院耗太久了。如果医生突然又问起胸口的伤会很麻烦,所以尽快去找

  铅笔小说
  (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