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青春猪头少年不会梦到兔女郎学姊> 第八卷 青春野狼不做出门妹妹的梦 第四章 是否会作梦

第八卷 青春野狼不做出门妹妹的梦 第四章 是否会作梦

    1

    和花枫去看甜蜜子弹演唱会的周末假期结束之后,二月的最后一周来临了。下一个星期日就进入三月,一日将举行峰原高中的毕业典礼。对咲太来说,是麻衣高中毕业的日子。

    不过,虽说距离毕业典礼剩下不到一周,咲太的日常作息也没有太大的变化。

    和全世界一样,从周一就正常运作。

    早上起床,准备上学,然后准时出门。在学校当然好好上课,有排班就去打工,没排班就直接回家。

    遵照麻衣的吩咐,每天念书准备考试。

    说到称得上变化的变化,就是花枫重新开始到保健室上学。从学校返家之后,会积极阅读函授制高中的简介手册,此外就是开始练习上网或是写电子邮件。

    在周三得心应手地考完大学入学测验过来的麻衣,以及一起来玩的和香也陪著花枫练习。

    「这是不久前买的,但是没在用,花枫拿去用吧。」

    麻衣甚至从家里拿来可以连接无线网路的笔记型电脑……还附上外接滑鼠。

    网路与电子邮件是花枫国中时代遭到霸凌以及引发思春期症候群的原因,所以她刚开始一副提心吊胆的样子。连坐到暖桌上的笔电前面都要花两三分钟,碰触滑鼠与键盘的手也在害怕。

    不过受到麻衣与和香的鼓励,和两人互传好几封电子邮件之后,花枫解除紧张,指尖也不再颤抖。不只如此,每次寄信给麻衣与和香并且收到回信时,她的表情也很温和,逐渐露出笑容。

    只有咲太一个人被晾在旁边。不过,想到至今的每一天,花枫如今不必透过咲太就能和麻衣与和香交谈或是互传电子邮件,咲太不禁感触良多,这样的时间只让令咲太会心一笑。

    说来遗憾,咲太被花枫说:「哥哥,你笑嘻嘻的好奇怪。」被和香说:「不准想色色的事。」还差点在暖桌里面被踹。但咲太当然预先察觉到,躲开了和香这一脚。

    麻衣默默地捏咲太的大腿,咲太当然是当成奖赏感恩地收下。

    无论如何,花枫成功接触网路与电子邮件,算是前进了一大步。在资讯科技已经理所当然融入生活,甚至觉得「IT」这个词已经过时的现代社会,今后要一直和网路环境保持距离生活,老实说是一件难事。这是迟早得克服的问题,最重要的是,为了就读函授制高中,基于学校的性质,这是绝对无法回避的路。

    所以花枫和麻衣或和香互传邮件,并且以此为开端,主动上网看函授制高中的网站,咲太认为这真的是很好的走向。花枫看过简介之后,积极地调查中意的高中,试著自行找出适合自己的学校。

    花枫像这样变得积极,也多亏了广川卯月。演唱会结束,听她娓娓道来之后,花枫也有了自己的想法吧。咲太也在听卯月说明的时候察觉到一些事。

    那天──二月二十一日星期六,咲太与花枫去看甜蜜子弹在辻堂的购物中心举办的演唱会,活动结束之后,和香介绍卯月给两人认识。

    四人一会合,卯月就充满活力地说:「先换地方吧!」带著咲太他们前往位于购物中心正面的站前圆环,一般车辆可以进入的车道。

    「啊,有了有了,是那辆。」

    卯月留下不明就里的咲太与花枫,跑向深蓝色厢型车,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迅速上车。

    「上车,上车!」

    她摇下车窗,充满活力地招手。

    咲太与花枫先是转头相视,旁边的和香拉开后车门,就这么上车坐在第三排座位。这么一来,也只能上车了。

    咲太先让花枫上车,然后与她并肩坐在第二排座位。

    「系好安全带喔。」

    在驾驶座提醒的是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给人亲切印象的女性。及肩头发染成比较明亮的颜色,单宁裤加连帽上衣的轻便服装。

    女性从后照镜确认所有人系好安全带之后,说声「出发喽」让车子起步。她到底是谁呢?

    「那个……」

    咲太想询问驾驶的女性身分。

    「重新自我介绍,我是广川卯月。」

    不过,被从副驾驶座转身的卯月打断了。卯月从驾驶座与副驾驶座的缝隙扭身探过来,朝咲太伸出手。看来是要求握手。

    不理她的话终究很失礼。

    「我是梓川咲太。」

    所以咲太自报姓名,握住卯月的手。接著,卯月另一只手也伸了过来,双手稳稳地握住咲太的手。

    「请多指教!」

    卯月充满精神地说,就这么握著手大幅上下摇动两次。

    「……请多指教。」

    咲太回应之后,她笑盈盈地放开手。

    「我是广川卯月。」

    接著,她朝花枫伸出手。

    「啊,呃,您好……我是梓川花枫。」

    想回应握手的花枫战战兢兢地从大腿上举起手。卯月上半身探得更接近,抓住她的手,以双手包覆之后,同样上下摇动两次。

    「请多指教!」

    「请……请多指教。」

    花枫完全不知所措,受到震慑。

    听她在演唱会时的MC就有这种感觉,她拿捏和他人之间距离的方式略为特别,感觉从一开始就莫名接近。

    习惯先尽量保持距离的花枫和她完全相反,所以花枫当然会不知所措。

    而且,还以为握个手就会结束,但卯月依然握著花枫的手。

    「唔~~」

    她来回看著咲太与花枫,发出思索的声音。

    「你们都姓梓川,所以我就叫哥哥『梓川』,叫妹妹『花枫』喔。我跟和香同年,和哥哥是同辈,所以不必用敬语吧?你们要怎么叫我?」

    接著,她连珠炮般滔滔不绝这么说。

    擅自推动话题前进。

    第三排的座位传来和香像是傻眼又像是疲惫的叹息,大概是「受不了,又开始了」的感觉吧。或许是觉得明明演唱会刚结束,这个人却依然充满活力。

    「那……那个……」

    被卯月目不转睛盯著看的花枫求助般看向咲太。

    「我就正常叫你『广川小姐』吧。」

    「我会叫您『卯月小姐』。」

    花枫接在咲太后面轻声说。卯月对此发出「咦~~」的不满声音。

    「叫我『月月』也行啊。」

    「我在心中就是这么叫的。」

    咲太说出实话之后,卯月放声笑了。

    「这样真棒!那么,『小香』也是?」

    这是和香的绰号。

    「当然。」

    「不准这样叫!」

    和香从后面座位大喊。转身一看,坐在第三排座位正中央的和香不满地看著咲太。

    「我说啊,丰滨……」

    「干嘛?」

    「内裤,走光了。」

    「!」

    和香发出无声的哀号。

    短裙加靴子的造型。她一上车就脱掉外衣,所以看得见膝盖以上裸露的大腿,以及深处不同于裙子黑色的水蓝色。

    「啊,真的耶。」

    卯月打趣般笑了。

    「不准看!」

    「卯月,你也是从刚才就被看光光了喔。」

    驾驶的女性提醒卯月。

    「穿这种迷你裙,腿不要打开。」

    「可是,没踩稳就不能转身啊。」

    「我的意思是你差不多该转回正前方了,不然很危险。」

    遇到红灯停车的时候,驾驶座的女性抓住卯月颈子,让她在副驾驶座上坐好。

    后照镜映出和香脱下羽绒大衣盖在大腿上,她的视线狠狠刺在咲太的后脑杓。内裤走光应该不是咲太的错,不过和香的视线说是他的错。一旁的花枫默默表达抗议的意思,驾驶座的女性则享受著车内笼罩神秘沉默的气氛。

    「对了,广川小姐……」

    车子再度起步的时候,咲太若无其事般开口。老是被「内裤是否走光」的气氛牵著走也很荒唐。

    「什么事~~?」

    卯月在副驾驶座以夸张的语气询问。

    「我想说一件重要的事情。」

    「咦?突然表白吗?」

    「请问这位

  铅笔小说
  (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