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不正经的魔术讲师与禁忌教典> 第二卷 第六章 真相,暗流涌动的恶意

第二卷 第六章 真相,暗流涌动的恶意

    ——魔术竞技祭闭幕式严肃地进行。

    学院的学生们在竞技场整列,开始闭幕式的宣言、国歌齐唱、来宾祝辞、结果发表……无一待滞地消化行程。

    具体事项每年都别无二致。唯一不同的、令学生们兴奋不已的惊喜,是女王今日会在式中登台。

    艾丽西亚总算站上表彰台。其背后跟随着泽洛斯和瑟莉卡。王室亲卫队总队长与学院自傲的第七阶梯魔术师。作为护卫人员他俩无可挑剔。这一刻,世界上不论何人都不会相信艾丽西亚居然是被害者吧。

    『那么那么,现在女王陛下将赐大会中收获最佳成绩的班级予勋章。有请二班的代表者上前。请学生们送出盛大的掌声』

    掌声响起。

    各班级的负责讲师都漏出羡慕的叹息。由女王陛下直接授予勋章的荣誉可谓一生仅有一次的名誉。而得到它的居然是那个二班的格伦·勒达斯吗。即使他完全是遵守规则战到这个境地,但果然嫉妒的心情根本压不下去。

    「咕唔唔唔唔唔唔……!?啊啊啊啊啊!这个我……这个身为第五阶梯魔术师的我……!居然还比不过第三阶梯的格伦·勒达斯吗……!比不过那个毫无魔术师夸耀的那等男人吗……!?」

    哈雷相当悔恨地咬着牙,使劲挠头。

    「哈雷老师……这么用力挠的话会对发根造成大伤害的哟?以老师的岁数来讲似乎已经是发根脱落后不会再长的——」

    「吵死了!别说些多余的话!」

    朝说着挺伤人的话担心他的学生一吼,哈雷开始考虑今后的计划。

    确实蒙受败北的耻辱、丧失赌上的三个月份的工资这事很令人心痛。

    但自己是终究能登上第六阶梯,甚至第七阶梯的精英翘楚。为升阶总之必须要拿出相应成果。这会儿可不能停下魔术研究的脚步。

    可研究资金输在这场赌注中却是无可挽回的致命伤——

    「可恶……不知道这个学院的哪里有没有生长有西罗缇的树啊?只要有那个的树枝,姑且还能省下食费……啧我都在想些什么啊!?以魔术师自夸的这个我,怎么可能做出这档子事!?诶诶诶,可恶!为何我会落至如此地步!?混账啊啊啊啊啊!不可原谅,不会原谅你的!格伦·勒达斯喔喔喔喔喔——!」

    然后就在这时。

    掌声逐渐停息,会场逐渐开始沸腾。

    「……啊啦?你们是……?」

    站在表彰台上的艾丽西亚看着从学生间内钻到自己面前的人影,目光立刻变得奇怪起来。

    「阿鲁贝尔特……?还有莉艾尔……?」

    「……来了吗」

    困惑的艾丽西亚身边,瑟莉卡轻声嘀咕。

    一旁的泽洛斯则感到疑虑地向艾丽西亚耳语。

    「……陛下。他就是二班的负责讲师,那个叫格伦·勒达斯的家伙吗?」

    「不,不是……吧」

    然后就在这时。

    「呐,那边的老爷子」

    带着严肃面貌的阿鲁贝尔特忽然以完全不合表情的口调出声。

    「差不多也该终止这场闹剧了吧」

    「什、么……!?」

    紧接着,阿鲁贝尔特似的男人轻声咏唱咒文。

    男女周边的景色即刻失真扭曲——

    再次成像时,出现在那里的是——

    「你、你们是——!?」

    ※

    「你、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同一时刻,克罗斯也狼狈地叫喊。

    被狙击后的经过真是坎坷无比。

    藉着不屈之魂、及王室亲卫队的顽固,他们粘着地持续追击目标。

    即使队员们一个接一个的战斗不能也绝不停下脚步,继续追击,追击——

    之后。

    想着总算是,真的是总算是,这回才是绝对绝对的逮到了目标。

    这里是狭窄小巷的死胡同。

    周围建筑的屋顶上蹲着先行赶到的卫士们。

    参加追迹的王室亲卫队全战力集结于此。虽然至今都使目标的逃亡大计得逞,但这回绝对绝对没有能让他们逃脱的空隙。

    想着已经错手而失了不知几次的胜利这回总算能纳入手中——的这一刻。

    在小巷中遭受追击的两人忽然身姿变化,完全变成了其他人的样貌。

    这搞搞不明白的事态令克罗斯打从心底生出了某种发狂到想哭的赶脚。

    「已经可以了吗?阿鲁贝尔特」

    「啊啊。那边似乎已经顺利接触到了的样子」

    这诸恶根源的党伙口中,吐露出不知到底在说甚的话语。

    「可恶噢噢噢噢!你、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没有回答的必要」

    「帝国宫廷魔导士团,特务分室所属,执行者No.7『战车』的莉艾尔」

    「…………………………」

    「…………………………」

    莉艾尔的低声轻语令在场的所有人统统沉默。

    「……你,真的明白吗?我们执行的可是隐秘任务?况且我们的机构还是即使在帝国军中也是最重视秘匿性的一支……」

    「这样啊。虽然我听不太懂」

    展开奇妙漫才对话的二人面前,找回自我的克罗斯捏紧的拳头使劲抖。

    「宫廷魔导士……怪不得……可恶,完全中招了!?二组、三组、四组!制住这俩人!其他人赶紧向总队长报告,去追踪真正的目标——」

    「就算不那么做也行」

    刹那间,二闪雷光疾走。

    「叽呀啊啊啊啊啊——!?」

    「咕啊啊啊啊啊!?」

    阿鲁贝尔特咏唱咒文放出的雷闪,使被击的卫士立刻瘫倒。

    「刚、刚才是把已经咏唱咒文以时间差启动……而且还是二反响唱!?」

    「放心吧。有手下留情。请你们暂时陪我们玩玩」

    保持手指突出姿势的阿鲁贝尔特冷酷地宣告。

    「你、你们……在这状况……在这战力差下居然还想要抵抗吗!?」

    「抵抗?不对。我要把你们全员打dao——」

    「就算不打倒也行」

    阿鲁贝尔特揪住好战的莉艾尔的后发。

    「果然在这战力差下正面作战还是稍微有点难的。而且我们的任务是佯动。只要适当地把他们拖住就行」

    「明白了,交给我吧。看我剁了他们」

    阿鲁贝尔特险峻表情毫不动摇地放弃了似的闭上眼。

    「……至少别杀了。他们和派阀无关,是同伴。只是还没醒觉」

    「上了!把敌人……打倒!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莉艾尔屈身暴起突进,手触地面,瞬时炼成大剑。

    「…………」

    冷冷地目送什么话都没听进去只顾着切入敌阵的搭档,阿鲁贝尔特轻声咏唱起援护用咒文。

    ※

    魔术竞技场中央,表彰台前设立的广场。

    看着突然现身的露米娅和格伦,泽洛斯狼狈不已。

    「不可能!?露米娅殿下,你现在应该和某魔术讲师一起在城镇内——」

    在场的观众席的来宾和整列着的大批学生都完全没搞懂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困惑地从远方观望局面。

    在那视线汇聚点,格伦得意地挑明真相。

    「因为和我的同伴在途中替换了。用的【幻化(Self·Illusion)】呐。居然被这么简单的手段耍的团团转,你是不是稍微再多教育下部下比较好?」

    「咕!亲卫队!都在搞什么篮子!赶紧捕获贼党!」

    泽洛斯躲在艾丽西亚背后发出指示,在会场内巡逻的卫士们一齐拔剑,朝格伦和露米娅杀到。

    「瑟莉卡,拜托了——!」

    但却在格伦出声的瞬间,无数的光线自地面奔流疾走。

    包围着表彰台中心的格伦、露米娅、艾丽西亚、泽洛斯、瑟莉卡五人,结界瞬时构筑,以光之障壁彻底隔离结界内外的场景。

    这会儿向格伦他们逼近的卫士们只得隔在结界外发傻。

    「~~~~~~~~~~~~~~~~~~~~~~!?」

    被隔绝的卫士们敲着结界的障壁面并叫喊着什么,但那声音却完全无法传达至结界内的格伦他们耳里。

    「喔?连声音也遮蔽的断绝结界吗。想的真是周到啊,瑟莉卡」

    听着格伦的称赞,瑟莉卡轻笑。

    到底是什么时候构成这圈结界的呢。瑟莉卡向前伸出的

  铅笔小说
  (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