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不正经的魔术讲师与禁忌教典> 第二卷 终章 向三年前的那个人

第二卷 终章 向三年前的那个人

就结果来看,这场骚乱成功以大事化小的方式收场。

伴随着泽洛斯的投降宣言,暴走的王室亲卫队沉静化。

然后,艾丽西亚亲身就这起事件对学院学生们进行演说。

讲了陷入了与帝国政府敌对的恐怖组织的卑怯陷阱的事。以及勇敢的魔术讲师与学院学生在其中充分活跃的事。

因瑟莉卡的结界而没使女王陛下在当时的发言泄露出去也是值得庆幸的吧。她把与国难相关的危险部分一笔带过,再着重强调美化过后的精彩片段——以世界为对手也不落下风的一国女王的巧妙话术漂亮地懵住了在场的所有人。

虽然大家在一时间都被不安和动摇支配,但很快便冷静了下来。

在最后的骚乱结束后,魔术竞技祭就此平安结束。

然后——

「……哎呀呀,总算结束了。……授予我银鹰剑付三等勋章?都说不用了啊」

格伦没精打采地走在夜幕下的费吉托街道上。

那场骚乱之后,和学院运营侧进行紧急会议呀,调整解决事件的功劳者的勋章授予式的日程呀,和王室亲卫队了解详情呀之类的事,花费了相当多的时间。

「真是的,我可是被害者啊……然后还后日传唤?好麻烦啊,麻烦死了啊」

在不满地唠叨着的格伦身边,露米娅苦笑。

「没办法的呀。毕竟我们是身处事件中心的人物一事也是事实」

「虽说是这样没错啊……」

「但能好好收场不是挺好的吗」

「……也是。到最后倒也没造成什么实际被害」

结果,这回也没对擅自暴走的王室亲卫队进行严重处分的样子。这是女王陛下直接作出的判决所以也没什么法子。说到底,爱蕾诺亚的背叛是提拔她的人事院的失态,王室亲卫队的卫士们仅仅只不过是遵从泽洛斯的命令罢了。

总队长泽洛斯在表面上果然还是没有被严厉处罚,这全都是看在他的一切行动皆为守护女王陛下的份上进行了充分酌情处理的结果。

(但也不是什么事都解决掉了啊……)

最重要的黑幕,女王陛下的侍女长兼秘书官的爱蕾诺亚方面。阿鲁贝尔特和莉艾尔虽然有追击过去,但结果还是让她逃掉了。

天之智慧研究会……不但潜入为跟付女王陛下的侍女长,甚至还混进四位下官位的这么个等级的事实,大概今后会在帝国政府掀起一股轩然大波吧。那组织的影响力究竟是有多广……经过这次事件后只是想想便感到一阵恐慌。

(不过……露米娅,你到底……?)

格伦侧目看向并排行走的露米娅。

露米娅的异能,感应增幅。

只要接触对方便能对其魔力与魔术进行超强化的魔导回路。

确实是很稀有,很破格的力量。

但——

(对叫天之智慧研究会的这个魔术结社而言,感应增幅者的露米娅是要做到如此地步也要掌握的存在吗)

详细情况已经从先前回来了的阿鲁贝尔特那听说了。天之智慧研究会无论如何都想确保露米娅的身体。而且还不问生死。

(……感应增幅确实是稀有的能力,但又并不是露米娅才有。找找的话也会发现其他相同的异能者。对那组织来说找出其他感应增幅者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吧。再说了,若单纯要强化魔力那也有相关的仪式法和术式可用。感应增幅虽然稀有,但也不具有绝对魔术价值。可那些家伙却只拘泥于露米娅一人。到底是看上她的什么了?)

而且还不问生死,这点也根本搞不懂。死了可就没法用能力了。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总之,露米娅有着什么特别之处。

天之智慧研究会这个组织无论如何都想掌握的『什么』,在露米娅身上存在。

可那到底是什么。……现在再怎么想也想不通。

「……啧,麻烦事又增加了啊……」

「老师?怎么了吗?」

露米娅很担心地看过来。

「没-什么没什么。嘛,烦心事以后再想」

总之,现在是保护住了想要保护的事物。

以后只要继续保护下去就行。继续保护下去就够了。

「啊,老师!看到了哟?就是那家店」

格伦打起精神,看向露米娅指着的那家店。

是魔术学院学生御用的饮食店。这店在北部地区学生街还挺有名的,被很多学生作为宴会场所使用。学生中有很多贵族阶级或是富裕层次出生的人,但这店却连即使是他们的各方各面的要求也能好好满足的样子。

「啊啊,我们班的家伙在那店里开庆功会吗?」

「嗯,希丝缇娜是这样说的」

虽然最后出了点岔子,但优胜就是优胜。格伦入手了奖金,也赢了和哈雷打的赌。瞬间阔气起来的格伦就说了『劳资有钱了所以就请客任你们高兴地开场派对吧』这种话。

「不过都现在这时候了,大家都回家了吧?」

「嘛,至少进去确认下嘛,老师」

「也是」

格伦和露米娅一起进入店内。

「……好热闹」

这是只能如此感叹的光景。

店内使用了大量磨光橡树材料的豪华装潢。木制的圆桌在狭小的空间内并列,在深处的素雅吧台里边,能看到整齐地摆着玻璃杯和酒瓶的架子。烛光摇曳,店内的光线不明也不暗,酝酿出一种独特的氛围。

格伦的学生们在这个店内包场,持续着又吃又闹的宴会。

就算最后发生了那种事,但果然在魔术竞技祭获得优胜的兴奋还是没能冷却。不论是谁都手里拿着料理和饮品,口中谈着今天大会中的各种事。

「呀,老师!」

注意到格伦的卡修抬手打招呼。

「我们先开了!呐,老师!我今天的决斗,干得怎么样!?」

「呀嘞呀嘞。你在决胜战不是丢脸地输掉了吗。这有什么评价的价值?」

别这样说嘛……卡修说着苦着张脸朝向圆桌一角带着一本正经表情的吉布尔。然后塞西尔『别介别介』的和稀泥。

「啊,老师……今天真是太谢谢您了……」

「嘛,姑且感谢一下吧。那个……多亏了你的助言才赢的」

琳腼腆地向格伦微笑,温蒂则傲傲地撇过脸。

其他学生也向格伦搭话。与刚成为讲师时完全不同的这个氛围令格伦不禁张开口……

「…………………………」

却忽地注意到桌边放置的一个瓶子,便伸手取来。

他对上面的古老商标很有印象。

琉·塞菲檑。以塞菲檑地区严选的特级葡萄酿造的高级葡萄酒。其味道上品浓厚且清纯可口。连上位贵族们都对其口感绝赞不已,呀,总之就是很贵。超贵。

无数与这相同的空酒瓶倒在周围的光景,只能说是一场噩梦。

「这、这……这是那个超贵的名酒……吧?」

同样注意到空瓶的露米娅退缩道。

「……喂,这,为啥会出现这样的蠢事?」

感受着翻腾的血气,格伦从牙缝间挤出这么句话。

学生全员立刻别过视线。

「啊、啊哈哈……大概是有谁搞错了,认成葡萄汁之类的一口喝干,然后感觉良好的情绪空前膨胀,便一个接一个的……然后就喝空了?」

「那个,可以逃吗?呐,我(仆)可以逃吗?」

感受着宛若心脏冻结的感觉,格伦数了数在地面滚动的空瓶。

结论。这得付上把今天的奖金和三个月份的工资都垫上的钞票。也就是说,今天一天的努力,到头来,全TM,都成了,竹篮打水。

想哭,好想哭。

「畜生啊!谁啊!按瓶喝空这贵到飞起的东西的是谁啊!?」

就在格伦泪目着颤抖着青筋暴起着时。

「老~诗~!」

「呜喔!?」

格伦拼命稳住因忽然自侧腹袭来的冲击而摇晃的身体。

向腰下望去,挂在那里的是希丝缇娜。像是扑倒似的整个人都抱着他。

「啊哈哈!总算来了……老诗……唔呼呼呼呼呼呼……」

她完全喝醉了的样子。她向上看来的目光湿润,脸颊赤红,腰腿完全没有用力,整个人的体重都压在格伦身上。

「这酒臭味是怎么回事!?哇艹犯人就是你吧!?你这不良娘!」

环视四周,满身酒气的只有希丝缇娜一人。

已经能够确定。或者说这TM就是事实。

「真是的……泥都去哪啦呀……老诗……窝啊……因为老诗不在……衡寂寞啊……?让女孩子……等你什么的……好锅分喔……」

「啊啊,够了!?别抱我,别勾引我,脸太近了!?好烦人!」

醉到这地步的她连说教都让人懒得说,或者说就算说了也没有任何意义。

对着放弃了的格伦,酒劲上来的希丝缇娜开始撒娇。

「窝啊……今天天

(继续下一页)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