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不正经的魔术讲师与禁忌教典> 第二卷 终章 向三年前的那个人

第二卷 终章 向三年前的那个人(2/2)

M就是事实。

    「真是的……泥都去哪啦呀……老诗……窝啊……因为老诗不在……衡寂寞啊……?让女孩子……等你什么的……好锅分喔……」

    「啊啊,够了!?别抱我,别勾引我,脸太近了!?好烦人!」

    醉到这地步的她连说教都让人懒得说,或者说就算说了也没有任何意义。

    对着放弃了的格伦,酒劲上来的希丝缇娜开始撒娇。

    「窝啊……今天天……对老shi……改观啦……」

    「……哈?」

    「老shi……比想象的还更……有在在意窝们……遂然搞不太懂……但是也般住……帮助了露米娅了的样纸……就是那各……老诗,变身了爸……?窝啊,从以开始,就看出来嘞哟……但shi……读懂了气凤……装成没注意盗……是不是横了不起?」

    「……是-的是的,了不起了不起」

    老实说格伦基本没听懂口齿不清的希丝缇娜到底都说了些什么。总之适当应和一下会比较好办吧。

    「唔呼,呼呼呼!老师也横了不起!窝拔,娶露米娅的权利,赏给泥好啦……」

    「……哈?」

    「乳果可乙的话……那各……希望,能宣我呢……哎呀都让窝说嘞写什么呀真是de!笨蛋!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然后希丝缇娜说着就像是要把格伦撞飞似的一顶,却反过来倒在地上打滚。

    「……从心底感觉好烦啊」

    看着滚成球还是笑个不停的希丝缇娜,格伦呆了。

    「喂,露米娅,怎么办啊?这个」

    「我总之先把她抱到席位上吧,在地板上睡着会感冒的」

    「那我去拿水,这家伙就拜托你照顾了」

    「好的,了解」

    点点头,露米娅伸手入地上蜷缩着的希丝缇娜的侧腹把她抱起来,向空着的位子走去。

    「啊……老shi越走越远了……郝不容易等到他过来的说……」

    「没事没事,没事的。老师不会逃掉的」

    「……真的?真的真的……?」

    「唉,希丝缇娜真是爱撒娇」

    背对和睦相处的姐妹,格伦向店内深处行去。

    ※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即使是格伦班的学生们也不例外。

    宴后。

    「哈……总算静下来了……」

    格伦坐在吧台前,抱头长叹。

    学生们抱团回家。现在这里刚才店内的热闹就像是骗人的一样安静。

    本来已经是到关店时间,但店主特意照顾了迟到的格伦。在关好厨房食品库酒棚的基础上保持店内开放。而且还为醉倒的希丝缇娜提供了毛毯。

    他在喝完浇愁用的白兰地后,从后门归家就行。也只有学生街的店家才肯给出如此柔软的对应吧。

    格伦向后一瞥。

    能看到盖着毛毯的希丝缇娜睡在圆桌上。像是在做什么好梦的样子。脸上荡漾着笑容。

    「……哼」

    当啷一声,格伦手中摇动着的玻璃杯发出轻响。虽然是连名字都不想记住的便宜酒,但完全喝不醉。一直想着今天的饮食费、诸经费、还有其他各种各样的事情,喝不醉也是没办法的。

    「……幸苦了,老师」

    照顾完希丝缇娜的露米娅从边上靠近。

    「可以坐在旁边吗?」

    「啊啊」

    得到格伦的许可,露米娅坐到他的右侧。

    吧台边的平稳灯火在黑暗中朦胧的照射出两人的身影。

    露米娅体贴地拿过小口喝酒的格伦眼前的酒瓶,帮他斟酒。

    「好喝吗?」

    「……超难喝」

    对自暴自弃地回答的格伦,露米娅以苦笑回应。

    安静的时间缓缓流逝。

    是像为了愈合今日遭遇太多烦心事的心的,祥和的时间。

    露米娅带着平和的笑容,沉默地陪着格伦喝夜酒。

    然后。

    「说起来……你和你母亲间的隔阂,有稍微解开点吗?」

    格伦放下酒杯,轻声问。

    「嗯」

    露米娅微笑道。

    「那之后,和妈妈说了好多话。觉得不满的事,一直想说的事,全部都说了……说完,总觉得整个人都清爽了不少。呼呼,我真是笨蛋呢。之前为什么那么顽固呢?」

    「……谁都一样啊」

    当啷当啷。

    格伦摇动杯中的冰块。

    「每个人都有不可让步的地方。我也是,直到最近都拘泥于无聊的琐事,一直停止着思考……」

    「是这样吗?但是……我的问题能得到解决,都是老师的功劳呀」

    「我可什么都没做」

    推辞似的说着,格伦向露米娅递过杯子。

    露米娅平和地微笑着为他斟酒。

    接着。

    「呐,老师……您是什么时候想起来的?救了我的事……三年前的那件事」

    「……你指什么」

    格伦不再小口抿酒,把杯里的酒水一口喝干。

    「约定」

    露米娅轻声说。

    格伦静静地把空杯摆到吧台上。

    「要说想到什么的话……只想起了一件事」

    「…………」

    两人思考在三年前的记忆中飞驰。那是露米娅受王家放逐、由菲伊贝尔家收养……以及被外道魔术师们诱拐时的事。

    ※

    ——拜托了。还有敌人残留在外面。你要就这状态,根本逃不出去。

    ——就算再怎么怕我、再怎么讨厌我也无妨。

    ——但要是,如果,你不哭了的话……我就当你的同伴。

    ——就算全世界都与你为敌,我也绝对还是会继续做你的同伴。

    ——不论何时,不论何处,永远,永远的。

    ——所以,拜托了……别哭。

    ※

    「没想到为了让那时的我别哭而口头作出的约定,居然延续到现在也没被破弃啊。该说老师是守约呢,还是笨拙呢……」

    「……约定就是约定」

    格伦别扭地撇过头。

    「所以,并没有你想的那么了不起」

    托着腮子,格伦重新摇起杯子。

    「在你被卷入那起诱拐事件时,我所属于宫廷魔导士团某稍微有点特殊的单位。然后被你母亲……女王陛下哭着拜托了啊。『救救我的女儿吧。我知道自己不是能说这种话的立场。也知道不该让你去冒这么大的危险。但是,请救救我的女儿吧』,这样啊。我只是接受了她的求助罢了」

    对。(译者:后面句感觉不是很好翻,大意是女王对露米娅的爱是有多么深沉。我放下原文,大家自己领会吧……毅然とした女王が、远くに行った娘を思うがゆえに见せた、あの时の泪)

    也正因此,格伦才能够明白下午时的女王陛下是在撒谎。

    「你好像因此对我产生了什么误会的样子……但那终究也只不过是工作啊。我既不是正义的魔法使也不是勇者也不是英雄。仅仅是个……下三滥的杀手」

    「就算这样」

    露米娅深深地注视着格伦黯淡了的忧伤表情。

    「因为那份约定,那时的我得救了。然后,这次也……」

    「这样啊」

    「呼呼,先生真狡猾呢……各方各面都」

    「别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啊……」

    格伦愣愣地叹口气,往杯子里倒酒。

    对着他。

    「呐,老师」

    露米娅近过身,把头靠到他的肩膀上。

    「……露米娅?」

    格伦停下手,送去惊愕的视线。

    「就今晚」

    露米娅静静地闭着眼,小声呢喃。

    「就今晚……让我像这样,撒撒娇吧……老师……」

    「……随你便」

    祥和的时间一点点流逝。

    烛光摇曳,阴影荡漾。

    感受着少女轻柔的吐息与暖和的体温。时不时传入耳内的杯动声。

    不知是不是总算喝醉,大脑深处隐约开始升温与麻痹。

    非常舒适,非常惬意……是不禁令人感觉,自己今天一天什么错事也没有做的……包裹了沉重疲劳的身体的,极上的安心感。

    ※

    就这样。

    安静的夜晚,缓缓经过——

  铅笔小说
  (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