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不正经的魔术讲师与禁忌教典> 第五卷 第四章 死斗,无法相容的愚者与正义

第五卷 第四章 死斗,无法相容的愚者与正义

    费吉托东部地区的城墙外,郊外。

    与城墙内的高级住宅区不同,郊外只有星星点点的全木构造的房子以及小屋,无垠的绿色牧草地,各处丛生的针叶树木的杂树林,还有随处可见的古代碑石——比起已经很发达的中央部,这里显得悠闲而有乡村情调。

    在乡村风景的一角——杂木林的树影下——有一辆神秘的马车。

    这是好似哪个大贵族家的豪华马车。但是没有马在拉,也没有车夫。

    三个人影悄悄地朝那个马车走去。

    其中一个是阿尔伯特。

    一个是年龄在十五岁到二十岁之间……头发稍稍带卷,显得异常沉着冷静的少年。

    最后一个虽然是老人,但肌肉发达,酿出老顽童的氛围。

    克里斯托弗,巴纳德。

    与阿尔伯特同样穿着魔导士礼服的两人,是属于帝国宫廷魔导师团特务分室的阿尔伯特的同僚。

    「……不会错了,我的『结界』对那个马车起了反应」

    在结界魔术方面是特务分室的专家的少年——克里斯托弗略显严肃地说。

    「唔……确实到这里的话,血的味道变强咯」

    听到老人——巴纳德的话,阿尔伯特轻轻点头,来到马车车厢的门口。

    然后,阿尔伯特小心警戒周围的情况,谨慎地打开了门。

    在打开门的瞬间,让人不禁想吐的浓郁的血味袭向三人。

    「……唔」

    明明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克里斯托弗还是不由得捂住口鼻皱起眉头。

    车厢就像是个地狱。到处被血覆盖。一具已经面目全非,全身破破烂烂的尸体躺在地板上。车厢的地板,床璧,甚至天花板都满是漆黑的血液——只有血以喷泉的势头从全身喷出才会有这种光景。

    「嚯……死因毫无疑问是『天使之尘』药效消失引发的戒断症状呢」

    巴纳德捋着自己的胡碴平静地说。恐怕他是见得多了。

    「哼……中毒者特有的那个症状却没有出现在表面……或许是投药量还不算太多吧……」

    「虽说是听说过传闻……但没想到症状会严重到这种地步啊……」

    「说起来,克里斯托弗。关于『天使之尘』的案件……你还是第一次接触吧?」

    听到阿尔伯特的问题,克里斯托弗沉稳地点点头。

    「是……之前也发生过这种事对吧?当时我还是新人,所以没怎么深入研究……」

    「嗯,没错。是距今有一年多的事情了」

    「因为那件事,特务分室的伙伴少了好多啊。都怪那个疯子」

    哼——巴纳德忌恨地哼哼鼻子。

    「话说……为什么那个人会引发这样的事件呢?他不和我们一样,也是特务分室的人吗?」

    「谁知道。事到如今还不明白呢。那家伙,被格伦和……塞拉干掉了」

    「塞拉小姐……啊,那个『风使』?她的事……我很遗憾」

    「……死人不会说话——这就是现在的情况了」

    就在这时。

    三人的表情突然紧张起来。

    「喂,你们……感觉到了么」

    「……嗯,感觉到了,巴纳德先生」

    三人环顾周围。

    不知不觉中,大量穿着农民般简朴衣服的人们把阿尔伯特他们包围了。他们面庞消瘦,脸色呈土灰,目光无神……动作就像机械一样僵硬。

    他们拿着镰刀锄头或是铁锹……慢慢缩小包围圈……

    「嘎~~~~~~!不管怎么看那帮人都是『天使之尘』的中毒者吧!可恶,好麻烦啊!」

    巴纳德厌烦地双手抱头。

    「因为那帮家伙很难缠,我才不想对上他们呢」

    「一调查马车就发生这种事件……或许我们,已经相当接近事件的真相了……」

    「话说这个……真是让人不得不回想起一年前的事件啊……唉,一切都那么雷同……」

    「别说废话了,老爹,克里斯托弗。我们要突破出去」

    几乎在阿尔伯特悄悄说出指令的同一刻。

    中毒者们不约而同地用令人难以置信的敏捷速度朝阿尔伯特他们冲来。

    明明面色和死人一样无生气,动作却像野兽一样迅猛。这很明显已经超脱了人类范畴。

    刷刷刷刷刷——无数踩踏脚下野草的脚步声迅速逼近。

    「切——」

    阿尔伯特利用『时间差启动』的方法发射了预先咏唱的咒文,再转个身放出第二连发。

    黑魔【闪电枪钉(Lightning·Pierce)】的雷光二闪,划破空气,精准地命中并射穿两个冲过来的中毒者的头部——

    就算倒下了两人,剩下的中毒者依旧奋不顾身地向前冲——

    然后——

    ——同一时间。

    与费吉托东部地区离了很远的西城区某处。

    在阴暗狭窄的小巷子里。

    「啊……哈……总之算是甩开了吗……可恶,真的好累……」

    格伦一边大喘粗气一边把抱着的希丝缇娜放下。

    「——!」

    放下来的瞬间,希丝缇娜就下定决心般打算跑回去——

    格伦马上伸手抓住她的手把她拉过来。

    「放开我!放开我!你够了!」

    希丝缇娜依旧带着哭腔叫唤着,想要拼命挣脱。

    「喂,喂!你安静点!」

    「我最讨厌你了!我要和雷奥斯结婚!不和雷奥斯结婚的话——露米娅和莉艾尔就——所以————!」

    「唉……你别说这个了行不行。我是站在你这边的」

    格伦非常心累地重重叹口气。

    「……咦?」

    「情况我已经搞清楚了。你为了保护露米娅和莉艾尔……在孤军奋战吧?……你很努力了,接下来交给我」

    「————!」

    希丝缇娜一瞬睁大了眼睛……然后肩膀颤抖起来,眼泪渐渐积在眼角……

    「老,老师……老师……我,我……!咕……」

    实在忍不住了的希丝缇娜紧紧抱住格伦,静静地呜咽着。

    格伦也任由她抱着,直到她冷静下来。

    ……最后。

    等希丝缇娜冷静下来之后,格伦迅速切入正题。

    「白猫,雷奥斯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这是这次事件最大的谜。

    「我想了各种各样的可能性,但都不靠谱。一开始以为他是和天之智慧研究会有关……但总觉得哪里不对……」

    格伦急躁地挠着头继续说。

    「……勉强有可能的,就是从克莱特斯家的现状分析……把你娶了以后你的家族……魔术师名门菲贝尔家就在他的掌控之下,他就比分家的人更有优势,总之……」

    忽然,格伦看到希丝缇娜依旧低着头默不作声。

    「……抱歉,我没顾及你的感受……对你来说这种事……」

    「……没事的,已经……没事了……请继续说吧……」

    虽然有些犹豫,但格伦还是继续说了。

    「……乍一看这对克莱特斯本家来说是个妙招……然而实际上这招很蠢。如此蛮横地举办婚礼不可能不引发问题。用膝盖想都能明白。上流阶层的贵族擅自结婚这种事肯定会引来帝国政府的介入。分家也不可能坐视不管……弄个不好就是全面撕逼了」

    「……这……确实……」

    「不光是这样。万一他拿露米娅和莉艾尔要挟你的事情曝光,露米娅她们毫无疑问是完蛋了,但雷奥斯和克莱特斯家也会完蛋。对把面子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的贵族来说,名誉就是他们的命根子」

    「…………」

    「而且,菲贝尔家更是如此……你老爸会允许这种野蛮的行为吗?明明白猫是重要的家族继承人?……再怎么想也太勉强了吧。这件事光用『偷新娘』一个词可解释不清楚哦」

    格伦挠着头,又一次叹气。

    「……这举动就像是在说克莱特斯伯爵家,自己,变成什么样都无所谓了……所以我根本不明白那家伙在想什么。『企图』总是要符合『自己获益最大』这个大原则的……而他不是」

    「……那,雷奥斯不惜这样威胁我是为了什么……?」

    「说实话……我只能认为他是在除掉上述各种原因的情况下……依旧爱着你,想和你结婚……虽然这很不靠谱」

    「……这不可能。那天晚上雷奥斯威胁我的时候就像是变了个人……我也冥冥之中明白了……这人根本不爱我……」

   

  铅笔小说
  (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