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不正经的魔术讲师与禁忌教典> 短篇 行事刻板的男人 阿尔伯特的陷阱

短篇 行事刻板的男人 阿尔伯特的陷阱

网译版 转自 百度贴吧

翻译者:@prince大爱初音

图源:@xobao2

这是发生在万籁俱静的深夜中的事。

今夜乌云遮月,路灯也已熄灭,黑暗支配了整座费吉铁城。

在其中的某处,人迹罕至的胡同里。

突然,升起炽热的火柱,染红了黑夜。

「咔哈——!得手了!」

身裹黑色风衣——天之智慧研究会的礼服——的邪道魔术师男子发出欢呼声。

「干掉了,我干掉那个《星》了耶——!」

男人释放的狱炎魔术将眼前的敌人——帝国军魔导士烧成了火焰人。

事实上,男子眼前的火柱中,那名魔导士的身影正渐渐消失,摇曳。

你已经是瓮中之鳖,是我的胜利。

「咔哈哈哈!传说中的特务分室王牌也不过如此——!」

那个魔导士突然出现在完全隐形状态下的自己面前时吓得我小心肝都凉了……结果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

「正好,干掉那个《星》之阿尔伯特我在组织内的评价也会上升!若是将露米娅=汀洁儿也收入囊中——」

男子话刚说到一半。

咚!

从某处飞来的一道雷闪刹那间划破黑暗,精确无比的贯穿男子的头部——

男子的意识渐渐沉入黑暗。

离男子永眠的位置约三千米处的时钟塔顶端。

「……哼」

帝国宫廷魔导士团,特务分室执行官NO.17《星》之阿尔伯特放下伸向眼下被黑暗染透的虚空的左手手指。

「连自己对付的是光操作创造的幻影都不知道……谈何胜负」

边以锐利的眼神盯着遥远彼方的黑暗,边朝无人的方向低语。

「你说呢?老翁」

于是。

「……用幻影将敌人引诱到狙击地点后干掉……!手法依旧是那么精湛啊!」

阿尔伯特的身旁,不知何时站着一位体格健硕的老人。

穿着与阿尔伯特相同的宫廷魔导士礼服的老人是《隐者》巴纳德……特务分室中资历深厚、身经百战的魔导士。

「不值一提,我只不过例行公事而已」

「喂喂,你说的话老夫不太懂耶……」

目瞪口呆的巴纳德。

「三千米级的魔术狙击,广搜全世界怕是只有你一个了吧……我想就连瑟莉卡小妹也做不到」

「有何贵干?老翁」

阿尔伯特背对着巴纳德,强势询问。

「如老翁这般的人物……不可能只是来参观狙击吧?」

「依旧是个只懂工作的无趣小子……也罢」

巴纳德从怀中取出一封书信,丢向阿尔伯特的背后。

阿尔伯特看也不看,只做出最小限度的动作接住,解开封蜡阅览书面。

「……!」

中途,阿尔伯特那如鹰般锐利的眼神,变得更加尖锐。

「明白接下来的任务了吧?那就交给你了哦,《星》」

「……慢着,《隐者》老翁」

阿尔伯特的声色中混入了冷彻无比的某种东西。

「调查以下内容的真伪……『格伦=勒达斯与天之智慧研究会通敌的可能性』……『当下,暗杀露米娅=汀洁儿的可能性』……这扯淡的情报是哪来的?」

「天知道?总之,跟往常一样来自军部情报部或者帝国安保局情报调查室吧?跟我们这些大头兵屁关系没有」

「嘁……有眼无珠。见鬼去吧」

边恨恨的咋舌,边以时间差启动发动预咏唱咒文。

接着,书信一瞬间燃烧殆尽,从世上完全消失。

「嘛,你的心情我很理解。但是,对方是天之智慧研究会。『这个人可能是那个组织的——?』,我们不知怀疑过多少次了……」

「……」

「不管怎么说空穴不来风,有必要去调查一下。……我也希望是杞人忧天……没想到那个格伦仔……」

「我知道了」

作为魔导士无法大成的格伦,而指导他利用自身优势的个人作战方式的便是巴纳德。对他来说格伦是如同弟子般的存在。

「很抱歉,尽管任务让人来气,但还是劳烦你了,阿尔仔。」

「不妨事。既然是任务,那便唯有完美的完成……仅此而已」

冷酷的如是放言的阿尔伯特。

「调查时间不长,这期间王女的远近巡逻就将由我接任……拜托你了」

默默接受巴纳德的请求。

阿尔伯特踢了下屋檐,从时钟塔的顶端跳下……。

第二天。

阳光和煦,小鸟嬉戏的清爽早晨。通往阿尔扎诺帝国魔术学院的上学路上。

「啊,老师,早安」

露米娅开心的微笑,挥挥手。

其笑容的前方,一脸『宝宝很困,不开心』的格伦慢吞吞的走向在交叉路口等待的露米娅她们。

「……早上好……你们还是这么早呢……」

呼哇哇的打起哈欠,格伦一脸呆样。

「且不说露米娅和希丝缇娜,莉艾尔……没想到你也起得这么早啊」

「嗯。因为我想早点见到露米娅和希丝缇娜」

「……是嘛」

看到莉艾尔一如既往面无表情,格伦露出些许温柔的表情。

「老师,你太慢了啦!」

说着,希丝缇娜闯入莉艾尔和格伦之间,贴近格伦。

「亏我们提早来,这不是快迟到了嘛!老师身为成年人,应当更有时间观念!」

「啊~,真啰嗦……」

嫌啰嗦地捂住耳朵的格伦。

「那你们干脆别管我,先走不就行了?露米娅的护卫有莉艾尔在就足够了」

「话,话是这么说,可我有什么办法……那,那个……露米娅她非说要等你……」

希丝缇娜眼神游移,支支吾吾地解释。

依旧困倦面无表情的莉艾尔微微侧着小脑袋。

「……?露米娅没这么说过,是希丝——唔」

「哇啊啊啊——!?莉艾尔,打住住住住住——!?」

希丝缇娜慌忙双手捂住想要说什么的莉艾尔的嘴,咿呀咿呀的大喊大叫。

露米娅笑嘻嘻的守望着手忙脚乱的亲友。

「真是的,一大早就这么嬉闹……喂,快走咯……呼哇……好困……就没有带薪休假么……」

「啊,对了,老师」

走在懒癌发作的格伦身旁的露米娅恍然说道。

「今天我为大家做了便当,而且做了很多,如果老师不嫌弃的话,今天中午要不要尝尝?」

「哦?可以吗?」

「那个……我还在练习,手艺没有希丝缇娜好……如果您不介意的话……」

朝眼睛向上看小心翼翼询问的露米娅,格伦露齿一笑……

「3Q,露米娅。饭票get☆daze,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啦」

听完,露米娅露出满面的笑容。

「好!」

……在欢声笑语的格伦们远处。

(……目前一切正常)

在格伦他们视觉死角的胡同口附近,正是阿尔伯特的身影。

(那果然是错误情报……不,下结论还言之尚早……)

一方面。

行走在街道上的市民一同看向潜伏在胡同里的阿尔伯特。

「哎呀呀……是因为这里最近不景气吗……?」

「我本以为费吉托与这种事无缘的说……」

「妈妈,那个人在做什么呢?」

「嘘……手指指人不礼貌」

如此这般,交头接耳。

因为——现在的阿尔伯特身穿破破烂烂的衬衫和裤子,套着夹克衫,蓬头垢脸,坐在脏兮兮的报纸上,散漫地靠着胡同的墙壁,看起来着实悲惨。

他平时那令人闻风丧胆的气势早已飘到九霄云外。

眼下的阿尔伯特不管怎么看都是个随处可见的流浪汉。

根本没人会怀疑他是魔导士的密探。

(……姆。他们该出发去学院了)

即便衣衫褴褛,阿尔伯特那眼光却如猎鹰般锐利。

(不能跟丢……我也该移动了)

就在阿尔伯特起身时。

「小伙子,小伙子……」

一位慈祥的老婆婆上前搭话。

「小伙子……不介意的话就拿去吃吧……」

老婆婆带着和蔼的微笑将装有面包的竹篮递给阿尔伯特。

「姆?……不,这个……」

「啊哈哈,有点烤焦了呢……这是附近邻居的一点心意。吃吧,不用客气哦」

「……不,这个我不能收下。谢谢您的好意」

礼貌地拒绝之后,阿尔伯特正打算追上格伦他们。

「好小子~~!我看上你了!人生失意心未死!」

这次是中年的男性苦力劳动者来到阿尔伯特身边,‘啪啪’的拍着他的肩膀。

「喂,小哥。你这人

(继续下一页)

!!禁止转码、禁止阅读模式,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铅笔小说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