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书库>玄幻奇幻>大唐名侦探> 第四百三十五章 死狗

第四百三十五章 死狗

    不一会儿的功夫后,花似霰便领着三个男人走进了后厨。其中胡杨和刘麻子两人杜群和房婉婉之前就见过,另一个人脸上有一道一指长的伤疤,还长着一个鹰钩鼻,看上去面容凶狠狰狞。花似霰简单介绍了两句,他们才晓得那个鹰钩鼻叫孙琼,是郑柯斩鸡头烧黄纸的拜把子兄弟。

    那三个人之前就听花似霰说了,知道眼前这个一身皂袍的就是县衙门来的捕头,所以看向李高的目光都有些畏畏缩缩的。这几个人其实不过是啸聚的乌合之众而已,平时人多凑在一起胆气壮了才干得出那些为非作歹的事情,现在就他们几个看到官府的捕头,心里都有些发怵,愣愣地站在那里一时间连话都不会说了。

    “你们几个今儿个晌午都是和郑柯一块儿吃饭的,现在我也不追究你们的事情,只问你们三个,中午的时候郑柯有没有吃下什么你们仨没有入口的东西?”

    胡杨对着搁在灶台上的碗碟看了一眼,口中道:“这几个菜我们几个都吃了,三哥不是那种吃独食的人,有好东西都是大家一起吃的。”

    “是啊,这五个菜我都吃了的。”孙琼在边上插口道,“官爷,郑三哥到底出什么事了?为什么突然问我们中午吃菜的事情?”

    “郑柯已经死了,我们现在怀疑他是被人毒杀的,而害死他的毒药应该就下在中午用的午膳之中。”杜群说道。

    听杜群这么一说,三个人登时面色大变。

    刘麻子脸色难看地道:“三哥吃的食物我们也都吃了,该不会也中毒了吧?怪不得吃了午饭之后我就觉得肚子痛得要命,好像肚肠全都绞在一起了似的。”

    被刘麻子这么一说,另外两个人的腿肚子都开始有些打抖。

    “官爷,你可要救救我们啊。”这三个人当中胡杨是胆子最小的,声音里已经带上了一丝哭腔,“现在请大夫还来得及吧?花老板,赶紧把青牛镇上最好的大夫请过来给我们瞧瞧吧,诊金绝对不会少给一文的。”

    “慌什么慌!”李高冷冷地喝了一声,“郑柯服了毒一下子就死了,你们若是真的和他一样服了那种穿肠的毒药,怎么可能现在还这么活蹦乱跳的?我看你们还是赶紧好好回忆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是郑柯吃了而你们没有碰的。”

    被李高这么一说,三个人才心神稍定。孙琼凑到灶台边上,盯着那几个碗碟仔仔细细地又看了一会儿,然后才摇了摇头对李高认真地道:“捕头大人,这五个菜刘麻子和胡杨有没有都碰过我不清楚,不过我是每个菜都吃过的。若是真如捕头大人说得那样,菜肴里被人下了毒的话,我万万不可能一点儿事情都没有。”

    孙琼这话一出口,杜群和李高的眉头登时就皱了起来。

    花似霰望向杜群的目光带上了一些怀疑:“杜公子,该不会真的是我们弄错了吧?或许这根本就不是一桩凶杀,什么毒药之类的都是我们臆测出来的,郑柯就是身体出了毛病,阎王殿里就在那一刻勾决了他的名字,索了他的性命走。”这也是花似霰最希望的结果,只要郑柯真的是得病死的,那与虎门客栈就没有半点干系,她也就什么都不需要管了。

    房婉婉经历了这么多桩案子,对杜群很是信任。她听了花似霰的话,当即哼了一声:“这么体壮如牛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说死就死了?这说出去也得有人相信啊。我看杜公子说得肯定没错,只不过其中有什么关节我们还没想明白罢了。”

    杜群也不去理会两个人之间的争论,而是走到孙琼边上,凑近了灶台,又从边上的筷笼里拿了一双筷子,拨弄了一下那几个菜,最后目光停留在了那条被吃了大半的鱼身上。这条鱼是被煮熟以后干捞起来的,不带汤汁。煮出来的鱼汤则另外卖。

    “这鱼的眼珠子到哪里去了?”杜群用筷子将鱼的残骸翻了一面,就看到原本朝下那一面的鱼眼珠被挑掉了。

    胡杨和刘麻子被杜群这么一问,几乎异口同声地道:“我是不吃鱼眼睛的。”

    “是了,三哥倒是喜欢吃鱼眼睛。他一到晚上眼睛就看不太清楚东西,所以总说吃啥补啥,一吃鱼的时候就会把鱼眼睛挑去吃掉。”孙琼突然在边上开口。他不愧是与郑柯义结金兰的结拜兄弟,对郑柯的了解远胜过胡杨和刘麻子。

    杜群闻言,立刻转头望向李高:“李捕头,我看这下毒之人一定熟谙郑柯的脾性,知道郑柯嗜吃鱼眼珠,这才把毒药抹在了鱼眼睛上。这鱼不带汤汁,在鱼眼睛上抹了毒也不担心会被汤汁冲刷到鱼肉上,不虞会误杀其他只吃鱼肉的人。郑柯在大块朵硕的时候毫不提防,自然而然地把鱼眼珠挟去吃了,落得个一命呜呼的下场。”

    “花老板,赶紧让人去青牛镇上弄一条野狗过来。”李高吩咐道,“凶手可不知道郑柯会挟哪只鱼眼珠吃,一定会在两颗鱼眼珠上都抹上毒药,用野狗一试自然就知道杜公子所言对不对了。”

    对于李捕头的吩咐,花似霰自然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怠慢,立刻就差阿乙去办这件事。片刻之后,阿乙就牵着一条黑狗回来了。

    李捕头走到灶台边上,直接抽出腰间的一柄短刀,对着盘中的鱼一用力,立刻就将那块鱼头切了下来,直接抛给了黑狗。这黑狗哪里晓得眼前就有一场无妄之灾在等着自己,饥肠辘辘的它看到有一个鱼头落到自己的面前,立刻扑上去对着鱼头大块朵硕起来。只是吃了没几口,黑狗忽然就停下了吃食的动作,口中发出几声呜呜的哀叫声,然后便直接倒在地上,四肢抽动了几下后便一动不动了。

    “杜公子果然目光如炬,要不然恐怕连郑柯的死因都弄不清楚。”李高望着地上的死狗面色凝重地说道。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