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三百四十七章 真先生也

第三百四十七章 真先生也

水神娘娘说完之后,久久没有答案,抬起一看,哭笑不得,那位小夫子竟然已经坐着熟睡过去,唯有微微鼾声。

她会心一笑,小夫子这份自在和宽心,瞧着不太讲究,可在她眼中,比那“十步一杀人,千里不留行”的人间豪杰,毫不逊色。

这位埋河水神想了想,就要去背起陈平安,去府邸雅舍休息,裴钱如临大敌,赶忙护在陈平安身边,问道:“你要干嘛?”

水神娘娘白眼道:“难不成要他在这儿睡到日上三竿?总得有张舒服的大床躺着吧,不然我碧游府还谈什么待客之道。”

裴钱哦了一声,叮嘱道:“那你小心些,别吵醒了我爹。”

同时裴钱还小心翼翼将那只养剑葫,重新悬挂在了陈平安腰边。

要是弄丢了这只酒壶,她估计自己不被陈平安打死,也会骂死。

没办法,在陈平安心中,就数她最不值钱了。

水神娘娘没跟小闺女计较称呼,她自然一眼看出,陈小夫子跟小姑娘绝对没血缘关系,至于为何一大一小会一起结伴游历江湖,估计就是缘分吧。缘聚缘散,缘来缘去,最是妙不可言,就像今夜到今晨,谁能想象,初次莅临碧游府的陈平安,就带给她如此之大的机缘?需知神道一途,几乎是只能靠着日积月累的香火熏陶,比起练气士和纯粹武夫,更难精进,试想一下,山水神灵进阶,除了朝廷敕封、皇帝下旨,以一国气运换取某位神祇的神位登高之外,就只能一点一滴,收取祠庙内善男信女、心诚香客们一钱、一两、一斤的香火精华。

水神娘娘动作轻柔,背起了这个天底下酒品第一好的年轻人,他并不重,她也没有运用神通,缩地成寸直接去往小院,而是背着陈平安,一步步走去,这对于急性子的埋河水神来说,是破天荒的耐心了。她很好奇,这么个年轻人,肚子里怎么就装有那么大的学问。怎么就能够被文圣老爷和齐静春视为文脉继承人,那会儿,他应该还是个少年吧?

若真是少年闻道的话,那得是多好的出身,多好的天赋才行?难道是那传说中神灵转世、生而知之的天之骄子?

不过这么一想,她觉得不对。文圣老爷,什么天才没见过,应该不会如她这么俗气。

裴钱走在水神娘娘身边,一直在仰头打量着她的脸色,看这位府邸主人笑得有些古怪,小女孩终于忍不住问道:“你该不会是喜欢我爹了吧?”

水神娘娘摇头柔声道:“不会,我既不喜欢,也觉得配不上,如果一定要选一个世上读书人,作为相濡以沫的夫君,我啊,大概还是更喜欢那个邋遢君子,给这般男子嫁为人妇,才能过日子。陈公子这样的,难。”

如果喜欢上了陈平安,裴钱会生气,可当听说埋河水神说不喜欢的时候,她就更生气了,脱口而出道:“你眼瞎啊!”

水神娘娘转头看了眼气鼓鼓的小丫头,笑道:“呦呵,难道天底下的女子,都要喜欢陈平安,才算不眼瞎?”

裴钱冷哼一声,一副“你这娘们头发长见识短,我才不与你废话”的骄横表情。

水神娘娘本就心情舒畅,见着了裴钱这副模样,更是笑出声来,觉得自己给小瞧了的裴钱便愈发气愤,“笑什么笑,我爹是你恩人,我是他女儿,我就是你的小恩人,你放尊重些!”

水神娘娘脚步轻缓,轻声问道:“不然我送你一份谢礼?”

裴钱眼睛一亮,只是很快黯然,有气无力道:“算了吧,你自个儿送陈平安,我可不敢胡乱收礼。不然他醒了后,肯定又得嫌弃我没家教、不懂礼数了。好心当成驴肝肺,我何苦来哉?你说是不是?”

水神娘娘忍俊不禁,好不容易才憋住笑意,一本正经道:“没事,我自有贵重之物要赠送陈平安,你呢,既然是‘陈平安女儿’,我作为半个长辈,初次见面,送些东西给你,哪怕你偷偷藏着,不给陈平安发现,其实并不过分,又不算大是大非,再说了,你又不会拿去为非作歹,事后陈平安晓得了,最多骂你几句,不痛不痒的,怕什么?”

裴钱略微心动,只是很快就嗤笑道:“你怎么不知道我不做坏事?我坏得很哩,我要是得了什么厉害至极的仙家宝贝,或是学了了不得的神仙术法,我见谁不顺眼,一照面就咔嚓了他们,陈平安都拦不住!不过呢,到时候陈平安打不过我的话,我会照顾一下他的面子,只在我一个人的时候,才杀杀杀,比那个姓朱的大坏蛋、老东西,还有那个名字叫‘右边’、整天板着一张臭脸的丑娘们,杀人更利索,就跟我平时饿了吃饭一样,眨眼功夫,就要陈平安再给我盛一大碗白米饭了!”

小女孩越说越开心。

说得水神娘娘惊心动魄。

直到这一刻,才意识到陈平安带了怎么个小怪胎。

把杀人一事,说得跟吃饭一样,而且不是懵懂稚童喜欢故作悚然言论那种。

水神娘娘变了眼神,再次仔细观察裴钱。

裴钱突然怒道:“你这水神娘娘,真是坏心眼,恩将仇报!你是不是故意坑害我,一门心思想要陈平安瞅见我犯了大错,把我赶出家门,你好趁机当好人收留我,要我在这碧游府给你当个端茶送水的小丫鬟?”

水神娘娘默不作声,一边背着酣睡的陈平安,一边低头打量着黝黑娇小的小女孩。

她故意让自己眼神冰冷,既有刻意掩饰,又有些泄露,笑问道:“你就这么看我?”

果然,裴钱立即就退后一步,故作轻松笑道:“水神娘娘,我跟你开玩笑呢。”

水神娘娘心中了然。

这个拥有金形天姿的小姑娘,来头绝对不小,而且几乎不用奢望驾驭此人的心性。

水神娘娘没来由想起了当初裴钱捧水而至,陈平安轻轻一句,小姑娘立即就原路返回去放回那捧水精,而且好像全然顺乎本心,没有半点违逆的意思。

水神娘娘终于咀嚼出一些苗头。

然后在心中对背后年轻人赞叹一声。

裴钱乐了,“你方才吓唬我呢。”

水神娘娘有些无奈了,小丫头果真有洞悉人心起伏的敏锐直觉?这要是有人跟她朝夕相处,得多累?

将陈平安送到碧游府一栋最雅致的独栋小院,院门房门皆自行打开,把他放在被褥华贵的床榻上,裴钱嚷着让开让开,帮着陈平安脱了靴子,再盖好被子,这才一屁股坐在床边,瞪着水神娘娘,后者笑道:“你有你睡觉的地儿,我这就带你去。”

裴钱使劲摇头道:“我得替我爹守夜,防着坏人。”

水神娘娘玩笑道:“行了,别想着拍马屁了,陈平安已经真的睡着了。”

裴钱将信将疑,回头看了眼陈平安,这才起身,笑嘻嘻道:“那带我去眯一会儿,困死我了。不过千万记得我爹醒了,就立即跟我打招呼,我们还要着急赶路呢,说好了天亮之后跟上大队伍的,我爹向来说话算数。”

水神娘娘算是彻底服了这个人小鬼大的家伙了,带着裴钱离开屋子后,好奇问道:“大队伍?怎么回事?”

裴钱犹豫了一下,大致说了一下姚家队伍的情况。

水神娘娘点点头,“没问题,你们安心睡两个时辰,到时候我像昨夜那样,一下子就将你们送到了埋河上游。”

裴钱这才放心,跟着这位极其有钱的矮冬瓜女子,一起去往住处,就在附近的一座院子里,嘴上挑三拣四,满脸嫌弃,可心里头,早已羡慕得一塌糊涂。心想着以后自己有了大把银子,一定要有这么大的宅子,这么富贵气派的屋子,还要用金子银子铺地,再在屋子里贴满那些黄纸符箓。

安置好陈平安和鬼精鬼精的小姑娘。

水神娘娘一步就来到了碧游府大门外,抬头看着那匾额,怔怔出神。

又一步倒退跨出,瞬间来到了供奉有她金身的水神祠庙内,距离开门迎接香客还有约莫一刻钟,她大步走入主殿内。

先前她结成金丹境,天生异象,使得门外数百香客们纳头便拜,心诚至极,她在远处碧游府内,亦是心生感应,对于神道香火,略有所悟。

大殿内神台上的那尊泥塑金身,已经恢复原样,不再神光外露,照耀埋河,神像其实与她本人相貌,只有四五分相似,而且神像女子身材婀娜,衣袖飘举,线条灵动,如神人身披天衣,满壁风动。

她一直觉得完全就不是自己,过于美化自己的形容姿色了,只不过这就是山水神祇和祠庙塑像的规矩,最早的一位庙祝妇人,是溺水被她所救之后,便死心塌地,舍了俗世的富贵身份,在水神庙担任了庙祝,一做就是五十年,从一位年轻妇人,慢慢变成了白发老妪,因为没有修行资质,只是活到了八十高龄便去世,正是这位庙祝,勤勤勉勉,行走四方,帮着自己收拢信徒,年复一年开设粥铺救济百姓,弥留之际,老妪握住了水神娘娘如羊脂美玉的纤手,沙哑笑道娘娘还是这

铅笔小说 23qb.com

<=28目录+书签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