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六百六十二章 去而复还

第六百六十二章 去而复还

男人摊开双手,掌心朝上,轻轻晃了两下。

久别重逢,示意剑气长城的自家人,尤其是对自己心心念念的好姑娘们,给点表示。

原本陷入沉寂的整座剑气长城,城头之上,顿时口哨、嘘声四起。

女子大剑仙陆芝低下眉眼,懒得看那男人,她真是没眼看。

背对城墙的男人点了点头,很满意,自己还是这么受欢迎。

战场之外,剑气长城就是个路边孩子,遇见了酒鬼赌客外加大光棍的汉子,都会喊一声狗日的阿良。

战场之上,那个男人,就是阿良,只是阿良。

阿良视线游移,瞥了几眼那些散落各处的军帐,朗声道:“不要犹豫,来几个能打的!”

一位大髯汉子转过身,盯住那个家伙,沉声道:“我来。”

阿良没转身只转过头,望向单独站在金色长河那一侧的刘叉,昔年十分投缘,双方亦敌亦友,阿良慢悠悠转身,搓手笑道:“好兄弟打个商量?先来几个不那么能打的,帮我热热手?你这样的高手,我打不了几个啊。”

背剑佩刀的刘叉面无表情,“等你已久。为何还是没能找到一把趁手的剑?”

阿良双手手心贴紧,轻轻拧转手腕,既然一上场就是硬仗,那就只能自己先热热手了。

刘叉拇指轻轻抵住刀柄,轻轻一推,刹那之间,刘叉就已经掠过金色长河,来到阿良身前,一刀劈下。

战场之上,此后根本不见两人身影,只是激荡起一圈圈好似山岳砸入大湖的惊人涟漪,每一层涟漪瞬间向四周扩散,皆如墨家剑舟展开一轮齐射,飞剑细密,不计其数。

阿良毫从天而降之后,方圆百里之内的妖族大军,没死的,都在紧急撤出,各大军帐的督战官都没有任何阻拦。

大地之上,伴随着一声声炸雷声响,出现一处处间距极远的巨大坑洼。

所有坑洼出现蓦然凹陷之后,四周全无生机,妖族修士的身躯、魂魄,坠地后化作齑粉兵器、山上重宝,与那黄沙尘土一起,皆被凝聚不散的剑气笼罩,如同凭空出现一座座凝聚的天然剑阵,剑意森森,绞杀万物。

皆是两位剑修交手瞬间带来的剑气余韵使然。

各自屹立于一座天下剑道之巅的剑修,硬生生打出了一番天地异象。

某座相对接近两人战场的军帐,被一条长线瞬间割裂开来,避之不及的数位修士,怎么死都不知道。

刘叉站在被一分为二的军帐顶部,脚下军帐并未倒塌,帐内修士已经作鸟兽散。

数里地之外,阿良停下身形,伸手一抓,将一把上五境剑修的飞剑握在手心,先是攥紧,然后以双指抵住飞剑的剑尖和剑柄,加重力道,将其挤压出一个夸张弧度。

这把飞剑细如牛毛,极其幽微,关键是能够循着光阴长河隐蔽长掠,看样子是位极其擅长刺杀的剑仙。

电光火石之间,飞剑竟是被阿良双指压得几乎如满月,飞剑到底不是大弓,在就要绷断之际,远处响起不易察觉的一声闷哼,付出巨大代价,以某种秘术强行收走了那把被阿良双指禁锢的本命飞剑,然后气息瞬间远遁,一击不成就要远离战场,不曾想在退路之上,一个男人出现在他身后,伸手按住他的脑袋,剑意如水浇灌头颅,阿良一个后拽,让其身体后仰,阿良低头看了眼那具剑仙尸体的面容,“我就说不会是绶臣那小王八蛋,只要战场上有我,那他这辈子就都没出剑的胆子。”

那具尸体被阿良轻轻推开,摔在数十丈外,重重坠地。

另外一个方向,大地之上蓦然飞升出一道雪白光柱,弃了皮囊不要的妖族剑仙魂魄,连同被魂魄严密包裹的金丹、元婴,被那道蕴含无穷剑道真意的光柱,一冲而过,没能留下任何痕迹。

在这短暂的停歇期间,阿良环顾四周,白雾茫茫,显然已经身陷某位大妖的小天地当中。

“小把戏,吓唬我啊?你怎么知道我胆子小的?也对,我是见着个姑娘就会脸红的人。”阿良仿佛呵手取暖,以他为圆心,白雾自行退散。

天地间唯有黑白两色的战场之上,出现了一头庞然大物的大妖真身,雄踞一方,坐镇天地,正在俯瞰那个小如一粒黑点的渺小剑客。

阿良抬头望去,愣了一下,好大一只啊。

他就问了一个很真诚的问题,“我都不认识你,你怎么敢来?”

道理很简单,除了那些在英灵殿拥有古井王座的存在,其余与他阿良没打过照面、交过手的妖族,那么在蛮荒天下,就没资格被称呼为大妖。既然都不是大妖了,在他阿良眼中,“够看”吗?

那头被阿良认定为“不知名”妖族的庞然大物,刚要驾驭天地神通,试图碾杀那个在蛮荒天下久负盛名的阿良。

不曾想妖族真身从头顶处,从上往下,出现了一条笔直白线,就像被人以长剑一剑劈为两半。

终究是在这头仙人境妖族修士的小天地当中,虽然瞬间受伤伤及根本,转移战场不难,只是真身刚刚止住声势,堪堪抵御那道光亮长线带来的汹涌剑意,便出现在了小天地边缘地带,尽量与那个阿良拉开最远距离,只是它如何都没有想到整座天地之间,不但是小天地界线之上,连那小天地之外,都出现了数以千计的光线,贯穿天地,仿佛整座小天地,都变成了那人的小天地。

一座万剑插地的剑林。

最终被数十条剑光死死钉住真身的大妖,别说挪动身躯,便是稍稍心念微动,就有绞心之痛,它惊骇发现在自己小天地当中,亦是逃无可逃的凄惨处境。

阿良根本没有理睬这位仙人境妖物。

对方这座小天地脆如瓷器,好像被剑修以剑尖轻轻一磕,就是支离破碎的下场。

天地恢复清明之后,阿良所占之地作为起始,无数条剑光,纷纷涌现,就像一个不断扩展的巨大圆圈,方圆数十里之内,一举荡空。

先前站在军帐顶部的刘叉,抵挡那些剑光并不难,此刻变成了悬停空中,再次成为战场上唯一与阿良对峙的存在。

他淡然说道:“奉劝一句,谁都别掺和。”

就算愿意送死,好歹也要给那个阿良带来一点伤势。

刘叉收刀入鞘,伸手绕后,拔剑出鞘,握剑在手。

在蛮荒天下,行走四方,出剑机会近乎没有,所以刘叉才会期待与阿良的重逢,本以为会是在浩然天下,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连破两座大天下的禁制,直接返回剑气长城。

阿良伸手,从金色长河以北的战场上,远远驾驭了一把剑坊制式长剑返回,被他握在手中后,掂量了一下,轻巧了些许,叹了口气,竟然连剑坊都要被迫偷工减料,这场仗确实打得有些惨烈了。

先前刘叉见面就是朝他脸上一刀,太不讲江湖道义。

阿良便还了那大髯汉子一剑。

相互一剑过后。

阿良倒退撞入云霄中,剑气长城上空的整座云海被搅烂,如破絮纷飞。

阿良一脚后撤,重重凌空踩踏,止住身形。

刘叉后背撞烂整座大地,身陷地底极深,不见踪迹,地下响起一连串沉闷雷声。

两人分别以更快速度递出第二剑,阿良从云海那边倾斜落地而去,刘叉现身大地之上。

皆是一线直去与一剑递出。

这一次双方倒退身形更远。

阿良竟是直接被一剑击退到了剑气长城最高处的那片云海,抖出一个剑花,随意震散刘叉滞留在剑身上的残余剑意,与那坐镇天幕的老道人笑道:“老伙计,二十年不见,咱们剑气长城那些早年挂鼻涕的丫头片子,都一个个长成如花似玉的大姑娘了吧?晓不晓得她们还有个出远门的阿良叔叔啊?”

手挽着那把麈尾的老道士,换了一条胳膊,搭住那把折损严重的拂子,面带微笑,以青冥天下的方言骂了一句。

双方一番“礼数周到”的寒暄客套之后,阿良便一闪而逝。

整座云海被剑意牵扯,随之剧烈晃动起来,盘腿而坐的道门圣人有些无奈,伸出一手,轻轻按住云海,这才止住云海的震动翻涌。

阿良高高举起手臂,好似不曾学剑的稚童,一记抡剑劈砍而已。

打得刘叉连人带剑再次身形消逝,退往地底深处。

阿良这一次却半步没退,只是手中长剑却也粉碎消散。

这种战场,哪怕只有两人对峙。

依旧谁都不愿近身。

除非那个站在甲子帐外观战的灰衣老者,一声令下,让数位王座大妖对那个男人展开围杀。

只是灰衣老者却只是冷眼旁观。

一些原本蠢蠢欲动的王座大妖,便各自打消了率先出手的念头。

毕竟那个刘叉还未出全力。

手中无剑的阿良双手各自

铅笔小说 23qb.com

<=06目录+书签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