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新妹魔王的契约者> 第三卷 尾声 敢言「绝对」之人的觉悟

第三卷 尾声 敢言「绝对」之人的觉悟

    1

    刃更等人回到东城家时,已是深夜时分。

    在众人各自完成疗伤、洗澡、更衣等必须动作时,有人一进门就选择了休息。那就是长期遭到佐基尔胁迫,以及被当做人质囚禁的梦魔母女——万理亚和她的母亲。

    而现在,东城刃更正注视着她们的睡脸。

    「……………………」

    月光探过窗口而罩上一层淡淡浅蓝的万理亚房间里,母女俩在床上相依而眠。也许是好不容易重逢且母女安然无恙,使得紧绷的精神随安心放松而渴望休息吧,两人的鼻息是那么地平稳。

    ……她们一定好久没这样安心睡觉了。

    尽管这样的境遇令人心酸,不过眼前——那两张伸手可及的睡脸,让刃更感到自己确实有所帮助。这时,在刃更注视下,在床上安眠的万理亚更贴近身旁的母亲——

    「…………刃更…哥……」

    然后轻轻地在梦中呼喊他。这让刃更对万理亚投以怜爱的眼光——

    「……嗯,我在这里。不只是我,其他每个人都在你身边。」

    并在这么说之后轻抚她的脸颊,温柔抹去残留在她眼角边的泪痕,仿佛在告诉她再也不必哭泣。

    ——返回东城家途中,刃更等人和万理亚跟她母亲聊了聊往后的安排。到了明天,刃更就会请万理亚联络稳健派魔族,请他们派人接应。虽然听泷川说,稳健派的首领刻意疏远澪且不听劝阻,但既然他们还是搜索过万理亚的母亲,一旦知道她已经平安获救,应该会有人肯过来一趟吧。

    至于洁丝特,刃更是打算交给稳健派处置。现在是在柚希坚持下,交由她在客厅看守,应该不会出问题才对。

    洁丝特没有抵抗的意思,并表示将会完全听从刃更的命令。

    刃更个人是希望洁丝特离开佐基尔的掌控、从死亡束缚中解脱后,能够不受限于现任魔王派或稳健派任何一边,自由自在地过自己的生活;可是她才刚失去绝对听从的主人,生活目的依然模糊不定,不能随便丢下她不管。

    所以,虽然不是为了将她当作证人来保护,但刃更还是认为将她交给稳健派比较好。

    只不过,那是她从前敌对的势力,难保没有安全上的疑虑。关于这方面,就得借泷川的力量之类的作点安排了。

    另外——关于万理亚遭佐基尔要胁而服从了他一事,刃更仍未决定是否该告诉他们。是隐瞒事实的好还是该清楚说明,实在难以判断。

    ——但有件事,刃更、澪和柚希已经得到共识、做出结论。

    那就是,无论如何都要保护万理亚这个家人。

    万理亚会背叛刃更等人和稳健派,都是因为发生母亲被当做人质这样无奈的苦衷,不许任何人为此责罚她。

    就像从前,迅为了守护儿子刃更而放弃勇者身分。

    就像刃更誓言守护因无理原因而遭受生命威胁的澪。

    就像柚希为了守护刃更而放弃任务。

    这次也一样,大家一定会携手守护万理亚。无论是目的多么崇高的使命或任务,若要牺牲宝贵的人们、身心苦痛的人们才能达成,刃更都无法接受。

    希望守护万理亚不是因为使命——而是因为她是大家心中重要的一部分。

    「……我们绝对会保护你的。」

    刃更以立誓的口吻如此低语后就出了万理亚的房间。

    并在走上没开灯的走廊时,发现有个少女背倚他房门站着。于是刃更走近她轻声问道:

    「怎么啦,澪……你不用休息吗?」

    「……嗯。好像睡不太着。」

    澪平静地回答刃更的问题。见到她安稳的表情——

    「这样啊……」

    刃更自然而然地察觉到她为何会在这里,说:

    「那么……就陪我聊聊天,到你想睡为止吧。」

    经过片刻沉默,澪将头用力一点,答应刃更的提议。

    于是刃更要她稍等一会儿后,下到了一楼。

    然后走进点了灯的客厅。

    「………………………………」

    客厅笼罩着夜晚的寂静和沉重的沉默,其来源,就是面对面坐在沙发上的柚希和洁丝特。柚希注意到刃更的出现就转头问:

    「刃更……楼上怎么样?」

    「嗯,万理亚睡得很沉,可是澪好像睡不太着……」

    「…………是喔。」

    听了刃更的话,柚希喃喃地表示理解。说不定是像刃更一样察觉了澪为何睡不着吧,因为她也关心着澪。

    「……柚希你不休息一下没关系吗?」「没关系,我是负责看守她的人嘛。可是——」

    柚希接着问道:

    「那你不休息吗……?你的伤势应该是最重的吧?」

    没错——连番遭受变身后的万理亚攻击,又与佐基尔交战;而更早之前,还有柚希几个所不知道的与泷川的战斗。这次受伤最重的,无疑是刃更。不过——

    「不用担心啦,可能是没伤到要害,或是你给我的伤药很有效吧……伤势没有我想像中那么严重。」

    捱了万理亚的拳头时,全身痛到仿佛肋骨都断光了,可是在对战佐基尔之前就减轻了许多;回家检查以后,发现肋骨只有些许裂缝,至于来自佐基尔的伤则是超乎想像地轻。既然喝了柚希从「村落」带来的伤药,应该只要静养几天就能痊愈了。即使柚希也知道这些,刃更还是告诉她,自己并无大碍。接着——

    「这样啊……那就好。」

    柚希脸上浮现些许的安慰,将视线转回洁丝特。

    刃更将手轻轻扶上她的肩,说:

    「你不要太勉强自己……今晚我也不会睡,有事就直接叫我。」

    这时——

    「——与其把时间浪费在看守我上,不如早点把我解决了比较省事吧。」

    洁丝特不是自暴自弃,只是口气淡然地说出最现实的做法。所以——

    「洁丝特,我不是说过了吗……你必须找出自己今后的生存方式,而我们会帮你争取需要的时间。这段时间,你就好好思考自己未来该怎么办吧。」

    听刃更以劝导口吻这么说,洁丝特沉默了一会儿,回答:

    「…………我知道了。我会照你的话去做的,东城刃更。」

    轻声表示服从后,洁丝特就闭上双眼,再也不多说什么。

    所以刃更将洁丝特交给柚希,准备好饮料就回到二楼了。

    「哪里都可以……自己找个地方坐吧。」

    刃更将澪请进房后这么说,澪便跟着选了床坐下。

    接着,刃更再把手上的马克杯交给她。

    「我帮你弄了热牛奶,喝了以后身体暖一点比较好睡。」「……谢谢。」

    澪老实道谢后,刃更对她问:

    「我房间——真的比较好吗?」

    在刃更房间聊,是澪自己要求的。直接在走廊站着说话确实是不太好,可是去她房间想睡就能直接睡,应该比较方便才对。可是——

    「嗯,我觉得在我自己房间,我会睡不着。」「好吧,既然都这么说了……」

    刃更跟着走向书桌边的椅子——

    「——————」

    却突然被澪拉住T恤衣角。转头一看,澪的脸压得低低的。

    刃更见状搔搔脸颊,只好在澪身边坐下。床垫弹簧吸收了刃更的体重,稳稳支撑着他——原该是这样的,但刃更却感到床垫微微摇动着。仔细一看,坐在身旁的澪全身细颤。于是刃更轻轻搂住她的肩,让热牛奶不至于洒出来。

    「——已经没事了。」

    刃更改以言语替代行动,要澪放松心情,澪跟着「嗯」地点头。

    「……对不起,先这样陪我一下……」

    并将头靠上刃更的肩膀。

    ——曾遭绑架、落入敌人手里的澪,在刃更他们救出她之前情绪有多么不安,实在不难想像。所以,刃更也很乐意出借肩膀,直到澪平复为止。

    没过多久,澪终于镇静下来,啜饮刃更为她准备的热牛奶。马克杯见底时,两人已对往后的事又聊了不少。最后,澪将马克杯放上床头柜,说:

    「……知道了。只要跟来接万理亚她妈妈的稳健派魔族说,希望他们不要伤害那个叫洁丝特的女魔族,也不要对她乱来就好了吧。」

    澪平静地点头,允诺刃更提出的要求。关于这部分,刃更自己也会请泷川帮忙,但保险还是愈多愈好。

    「不好意思……拜托你这种事。」

    刃更过意不去地道歉。保护洁丝特,和保护万理亚并不一样。

    光是要澪放过杀害她养父母的仇人佐基尔,就已经让澪心

  铅笔小说
  (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