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新妹魔王的契约者> 第五卷 尾声 死斗与重逢的最后

第五卷 尾声 死斗与重逢的最后

    1

    刃更等人返回维尔达城后,先接受了侍女们的治疗。

    万理亚、柚希、胡桃三人,都在抵抗涅布拉操纵的高阶英灵时负伤、消耗了极大体力,医师交代需要安静休息——昏厥的澪虽无明显外伤,使用威尔贝特的力量使她魔力及精神相当耗弱,诊断结果只是需要休息一阵子,没有生命危险,刃更这才放下心中大石。

    之后,刃更和洁丝特也在另一间房接受治疗。告一段落后——

    「——洁丝特,澪她们就麻烦你照顾了。」

    「是的,刃更主人……可是,您的伤势也一定不轻,请尽量早点回来,别太勉强。」

    「好,我知道……事情办完我就马上回来。」

    刃更让洁丝特先返回澪她们的房间,独自前往另一个地方。

    他的状况和洁丝特担心的一样,对战加尔多与遭到高阶英灵偷袭,使他受了不小的伤,和澪几个同样被医生交代必须静养。说老实话,现在自己相当地累,很想直接躺下就睡。

    ——可是在那之前,刃更必须向某人问几句话。

    不是拉姆萨斯或克劳斯——尽管然澪自己心意已决,是没必要再和拉姆萨斯他们再多说什么;可是不找他们的主要原因,是因为他们正在和露绮亚等稳健派的高阶魔族讨论未来的因应策略。既然城市遭到破坏,为了生活陷入困境的难民,必须准备足够的临时居所。

    ……而且。

    战斗过后,稳健派俘虏了一名敌方的高阶魔族。涅布拉因主从契约的诅咒爆炸身亡,而加尔多虽被刃更斩去一手,又和刃更一起被高阶英灵的偷袭击飞,但伤不致死。由于这场战事可能会正式引爆双方战火,高阶魔族加尔多将会是有效的谈判筹码。对于他的处置,无疑也在慎重地审议当中。

    至于还有什么重要事项,刃更现在是没有头绪;不过拉姆萨斯身为稳健派的首领,一定有一大堆非做不可的事等着他解决。

    ……就让他们去忙吧,我也希望让澪她们多休息一下。

    当他们事情处理妥当,澪她们的意识和体力也应该恢复得差不多了。

    届时再和拉姆萨斯等人谈也无妨。

    刃更穿过因战乱而骚嚷不息的维尔达城,来到中庭。在这里,侍女、执事和士兵都为了治疗伤兵或安置难民而忙得不可开交,但是——

    『————————』

    在中庭来来去去的侍女和士兵们忙着自己手边工作之余,注意力不时会移到某个人身上。那是个背靠城墙,嘴边香烟青烟袅袅,悠然观望城中喧嚣的男子——东城迅。

    ……这也难怪啦。

    毕竟迅是前次大战中人称战神的最强勇者,即使是稳健派,要他们这些魔族不去注意迅还真是难事一件。

    刃更向迅走去,迅也察觉到刃更的接近——

    「……嗨,刃更,最近过得好吗?」

    轻笑着这么问,使刃更不禁对他苦笑。虽然是在魔界重逢,迅的口气却简直像刚回到家一样。

    「还好啦,总算是撑过来了……很惊险就是了。」

    刃更耸耸肩说:

    「谁教一家之主跟我说——父亲不在的时候,保护家庭就是长男的责任呢。」

    「……是喔。」

    刃更仿佛被迅眯着眼的回答泼了一大盆冷水,直说:

    「什么『是喔』……是怎样,也太短了吧?那么久没见到自己的儿子,我还做好了你交代的工作,你就没别的话好说吗?」

    迅离开东城家后——身为长男的刃更日子总是过得战战兢兢。

    起初是为了保护澪和万理亚两个家人,之后柚希和胡桃加入,一路为保护有她们相伴的生活而拚命奋战至今。听了刃更这么说——

    「你是我最骄傲的儿子耶……我不是说过你一定没问题的吗。」

    迅将手按到刃更头上,稍嫌粗鲁地摸了摸。

    「你看——我没说错吧?」

    见到迅笑着这么说,让刃更为自己没辜负父亲的信赖感到欣喜,紧接着——

    ……呃,我在撒什么娇啊?

    突然一阵害羞,拨开迅的手,急忙别开脸。

    因为他想起自己刚才在抱怨些什么。

    平常刃更是站在兄长的立场,又有主从契约在身;所以即使是妹妹又是属下的澪她们常对刃更撒娇,刃更对她们从来没那么做过。而迅这父亲在刃更心目中是他全世界最尊敬的人,无论是从单单一个人或男人的价值来看,自己都绝对比不上他。

    ——自始至今,无论面临多少苦难,刃更一次也没有过「如果迅在就好了」的想法。当然,迅的手机装了特殊的魔法晶片,无论在何种环境都能随时与他联系,必要时也能请他开导;每当脱离困境或闯过生死关头时,刃更也都会向迅报告。

    不过说实在话,起初对战泷川、从「村落」来的高志他们或高阶魔族佐基尔掳走澪时——假如有迅在,一定能在损害最低的情况下解决问题。

    期望获得迅认同的情感,从很久以前就存在于刃更心里。只是——

    ……我是几岁啦……

    刃更稍微脸红。幸好是一个人来的……自己这种样子实在不能让澪她们看见,否则一定会被万理亚糗上好一阵子。

    「——对了老爸,你怎么会跑来这里?」

    刃更似乎是想化解尴尬,略为强硬地换个话题。

    「你说你来魔界是想和某个人联络吧?还记得,你说在约好的地方没碰到他——结果找到人了吗?」

    到这里,刃更将视线从迅偏开——

    「你要找的,该不会就是他吧……?」

    停在一个站在稍远处,不知如何自处的魔族少年上。那是迅解救刃更等人的危机时,带在他身旁的少年。

    「嗯?喔,不是啦。我来这里的路上绕到其他地方逛了一下,发生了一些事,感觉跟他挺合得来的就带他一起行动了——是吧,菲欧?」

    「………………有这回事吗?」

    称作菲欧的少年臭着脸回答笑嘻嘻的迅。

    「……你说你跟谁合得来啊?」

    「别想太多,他只是傲娇而已。」

    对于刃更的白眼,迅不改其色地说:

    「菲欧,人类有句古老的俗话是这么说的——出外靠朋友。」

    「关我什么事啊!是你自己硬要把我当朋友的耶!」

    菲欧抱头大叫:

    「啊啊,我的天啊……我现在是要赶快回王城去才行耶!都是你啦,拖着我到处跑,一转眼竟然还跑进稳健派的大本营来了。擅离职守可不是小事,我连现在是第几天都不敢数了,你要怎么赔我啊!」

    「…………老爸,诱拐未成年是犯罪喔。」

    「奇怪了,我应该有得到他的同意啊。」

    「最好是啦……那孩子好像随时会喷泪耶。呃,不管那个了,他刚说的王城——」

    刃更话才说到一半。

    忽然「轰!」地一声,连维尔达城也震动起来。

    「咿……!」「不会吧,敌人又打来了?」「大家冷静!能打的把武器准备好——」

    众人仿佛对英灵的震撼心有余悸,惊慌霎时在周围蔓延。

    「——喂,我问你。」

    这时,迅找了个看似队长级的骑士问话。

    「现在上面的大头在开会,你们这些在城里的也几乎在忙着善后吧?看守俘虏的是不是只有最低规格啊?」

    「这、这个——……」

    骑士茫然地支吾其词。

    「!————」

    而刃更几乎也在这同时起脚狂奔。

    2

    遭俘虏的加尔多是个高阶魔族。

    他不只是一张谈判时的好牌,也可能熟知现任魔王派内部的状况。假如能套出有用的资讯,或许不只能让战力处于劣势的自己,在现任魔王派的攻势中保住性命,甚至会是战胜强敌的关键。

    因此东城刃更急远穿过了大伙儿慌了手脚、又陷入一团混乱的中庭。

    这不停向下的楼梯通往的,是维尔达城的最底层。

    囚禁战俘的地牢。

    抵达最底层并穿过坚固的阴暗石砌通道后,刃更看见了。

    看守俘虏的士兵倒地不动——后方,通往地牢最深处的门已遭到破坏。那是下了强力魔法封印,能够压制高阶魔族的独居房,加尔多原本应该就在那里头,不过——

    「那是——……」

    被破坏的独居房内,有个男子伫立在加尔多身旁。

    那人背对着刃更,看不见长相,但刃更一眼就认出了他是谁。尽管服装与平时不同——他的气场也毫无改变。

    于

  铅笔小说
  (www.x23qb.com)

上一页目录+书签下一页